主日圣言及反省

丙年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誰是我的近人?

Jul 14, 2019
  今天的福音提到慈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這是路加福音所獨有的故事。路加想藉著這比喻讓我們注意法學士問的一個問題:「誰是我的近人?」畢竟這比喻是由此問題引起的。過去有人認為比喻的人物皆有所代表,如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代表耶穌,傷者代表罪人,司祭與肋未人代表猶太當權者,客棧代表教會,店主代表保祿宗徒。這種解釋不但牽強,而且支離破碎,使人難以把握比喻的訊息。

  故事很簡單,有人在路上被人打傷了,這在當時是一件相當普遍的事。這人既由耶路撒冷下來,極可能是一個猶太朝聖客。朝聖的人在路上時常遇到強盜,這些強盜很多都是撒瑪黎雅人,因為撒瑪黎雅人很討厭人到耶路撒冷朝聖,他們與猶太人就應在何處朝拜天主爭論不休;歷史上他們亦與猶太人不和,而且發生戰爭。這班強盜打傷了他,洗劫後丟他在路邊。

  有三個人經過現場,第一個是司祭,很可能大家心裏立即想到身為司祭,即如今天的神父,應是好心腸的,為什麼會見死不救?但如果我們設身處地看,這司祭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在聖殿服務的必須遵守聖潔的法律,所有不潔之人,不可以在聖殿服務,直至完全潔淨自己為止。再者,聖殿服務是輪班的,相傳那時耶路撒冷及附近的司祭有兩萬人之多,大概要等很久才輪到自己值班。那司祭很害怕碰到這傷者,倘若這傷者後來死去,自己就成為不潔的人,要用七天去潔淨自己,很可能因此錯過了在聖殿服務的機會了。為他來說,為主在聖殿服務是一件神聖的工作,比救人更重要,可能經過一番掙扎後,他最後理性地決定選擇不救人。

  第二個路經的是個肋未人,所有司祭都是來自肋未這一支派,他的理由大概一樣,因為他也在聖殿服務,不想碰到死人,失去在聖殿服務的機會。此外,可能這人很謹慎,想到路上不甚太平,他擔心這可能是一個陷阱,假使他停下來,埋伏的同黨便會一擁而上。在這種危險地帶,根本自身難保,何況救人?所以經過一番理性分析後,他也沒有對傷者施以援手便急急走了。

  第三個路過的是個撒瑪黎雅人,如果是一個猶太的聽眾,一聽到撒瑪黎雅人出現,心裏一定會想到這個傷者真是禍不單行,已經受傷了,又沒有錢,更遇上一個敵人,不知這個撒瑪黎雅人會不會走過去踢他兩腳再走?結果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那人動了憐憫的心,沒有用理性去分析是否應該幫助眼前受傷的敵人,幫了以後怎樣向同族人交代?有時我們太理性了,沒有碰到自己的心,理性往往是冷冰冰的,不像憐憫的心那麼容易察覺別人的需要,憐憫心很多時都是善行的好指導。

  讓我們回到法學士最初的問題:「誰是我的近人?」為一個猶太人,近人是指與他們同信仰、同種族的猶太人,其它一切都是不潔淨的外邦人。聖經上所謂的愛近人如愛自己,為猶太人來說是愛自己同種族的人如同愛自己一樣。耶穌在比喻裏打破了這個界限,近人是我愛的對象,但不拘限於同信仰和同種族的人,而是泛指一切有需要的人。注意耶穌問法學士的問題:「你認為三個人當中,誰是那個遇到強盜者的近人?」再比較法學士原先的問題:「誰是我的近人?」我們會發覺耶穌不但要求基督徒無分種族與宗教,幫助一切有急需的人,而且更進一步主動地使自己成為別人的近人。耶穌的問題其實是一份邀請,帶領法學士更上一層樓,可惜法學士理性地知道答案,卻未能觸動憐憫心,他的回答:「是憐憫他的那個人」,正反映出他仍然未能擺脫種族的仇恨,不屑稱呼那撒瑪黎雅人,未能明白耶穌問題中的邀請。不過,耶穌還不灰心,仍充滿希望的鼓勵說:「你也照樣去做吧!」。願我們明白耶穌的苦心,不光是理性地了解,更以憐憫心付諸實行,使自己成為別人的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