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如何停止被拉向不同的方向

May 10, 2020
(本篇譯稿略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作家格雷格•麥基翁 (Greg McKeown) 曾講過他女兒出生第二天的一個故事。他的妻子當時精疲力盡,卻容光煥發,心情愉快。然而,格雷格整個人都充滿了緊張的氣氛:他忙著打電話和發電子郵件處理工作,還被邀請去參加一個會議。他覺得有必要去,但又想和家人在一起,但他還是說了 …好的。當他到達會場時,甚至連他的客戶們都不明白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那裡,令他懊悔不已。

講道錄音 (英語):
http://thejustmeasure.ca/wp-content/uploads/2020/05/Homily-May-9-2020.mp3

[黃神父主日講道視頻 (英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m9g-ylLFk


根據臉書的一項民意測驗, 一百二十六個人中,有百分之八十一 的人讚同這樣一個觀點。我們都能感覺到被很多好的事情拉向不同的方向,比如健康,財務,事業、教育,但主要是家庭和工作。被拉到不同的方向通常是慷慨的心的標誌,但當它導致我們忽視天主的優先事項時,就是有害的。這種壓力感非常強烈,以至我們的孩子都在模仿它。當我問8歲的孩子們過得怎麼樣時,他們說「忙」,我真受不了。這種情況不應該繼續下去,它最終會導致天主不想要的巨大痛苦。

第一篇讀經顯示了早期基督教會面臨的供養子民的壓力,以及門宗徒們是如何回應的。

經文開頭說, 「那時候,門徒們漸漸增多, 希臘化的猶太人,對希伯來人發出了怨言,因為他們在日常的供應品上,疏忽了他們的寡婦。」宗6:1)。這是公元36年,我們在基督教團體看到兩種語言群體,說希臘語的希臘主義者,和說阿拉美語即希伯來語的。當它說他們希臘人「發出了怨言」,這是當希伯來人在曠野抱怨上主時使用的同一個詞(Luke Timothy Johnson,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in Sacra Pagina, 105) ,於是他們憤怒了,這是一個大問題,領導人有了實實在在的壓力去要做點什麼。

他們的回應說:「 於是十二宗徒召集眾門徒說:『讓我們放棄天主的聖言,而操管飲食,實在不相宜。…… 我們要專務祈禱,並為真道服役。』宗6 :2-4)。這就是今天給我們的信息:使徒們知道他們做好事是不對的!照顧寡婦在舊約中是一件好事(例如,瑪10:18;14:29) 但作為宗徒,他們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祈禱和傳揚上帝的話語,這是不對的。

讓我們問問自己:「在生活中,有哪些好事是我們不應該做的?從神學上講,問題是:什麼樣的好事耶穌不想我們去做,因為那意味著要犧牲祂的優先事項?宗徒們的話向我們證明,祂並沒有要求我們做所有一切美好的事。那是不可能做到的。當他在葛法翁的時候,人們試圖讓他留下來幫助他們,但祂有一個更大的使命:「我也必須向別的城傳報天主國的喜訊,因為我被派遣,正是為了這事。」 (路4:43)

每個聖人都會這樣做:聖德肋撒修女St. Mother Teresa不會開辦學校,因為他們必須專注於窮人中最貧窮的人 (Mother Teresa, Come Be My Light, 334)。聖若望保祿二世為了專注於教會的牧民優先事項(George Weigel, Witness to Hope, 249, 267),放棄了羅馬教廷的行政部分即Roman curia,當然這造成了未來的問題。但他必須接受這些未來的問題,以重振教會。聖伊麗莎伯安施頓St. Elizabeth Ann Seton成立了一個組織來幫助有小孩的寡婦,但為了照顧生病的丈夫而離開了組織。 (Butler’s Lives of the Saints, New edition, January, 35).

有時候,天主讓我們優先考慮的事情可能看起來並不重要。大多數人會說,幫助寡婦比朝拜天主和為人祈禱更重要。但是,對於早期的基督徒來說,如果他們的領袖放棄專注於天主,不再洞察聖神在說什麼(Cf. William Kurz SJ, Acts of the Apostles in Catholic Commentary on Sacred Scripture, 110) ,整個團體將四分五裂,到候便沒有人會留下照顧寡婦。

這種專注就是為什麼許多已婚夫婦說他們的第一聖召是為了彼此,然後才是他們的孩子。他們需要約會、親密和交談,這樣他們才能愛自己的孩子更多,而不是更少。

這不是用來作為拋棄孩子的藉口,而是更愛他們的一種方法。

為什麼年輕人這麼容易墜入愛河?因為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太多了。為什麼已婚夫婦這麼容易彼此厭倦呢?因為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Matthew Kelly, 7 Levels of Intimacy, 127)

專注於最重要的事情和其他事情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問題,而是一個兩者兼顧的問題。

宗徒們就派人照管寡婦,解決了他們的問題:「所以,弟兄們!當從你們中檢定七位有好聲望,且充滿聖神和智慧的人,派他們管這要務。」宗6 :3)。換言之,請求幫助或者請人代表處理。他們不只是任命任何人,而是具有人性和靈性品質的人。聖經學者雷蒙德•布朗神父(Raymond Brown)指出,這些決定是聖神的意志,這意味著我們今天的目標是優先考慮聖靈想要的東西(Raymond Brown, Introduction to the New Testament, 330)。

這有了奇妙的結果:「天主的道漸漸發揚,門徒的數目在耶路撒冷大為增加,司祭中也有許多人,服從了信仰 。」(宗6:7)。最好的事情發生了:教會傳福音!她與人們分享耶穌,幫助他們愛祂,跟隨祂,成為祂的門徒,這就是我們存在的原因。

本週末,我們今年的第一位成人領受聖洗聖事,克里西•肯德里克(Chrissy Kendrick) 經過多年的信仰旅程和成長,她即將進入天主的家庭,也將領受聖體和堅振聖事。克麗絲,我們真為你高興!

讓我們通過三個步驟來確定聖聖神將把我們帶到哪裡:

1)聖神,我們的生活中誰有需要?我們的父母或孩子需要額外的照顧嗎?我們是否需要更多的祈禱、睡眠、工作或更健康?這也是我們今天彌撒結束後的在線交談內容:「天主,我需要幫助…」。如果內容過於私密,就提供一個大概的回复內容,比如,「天主,請你幫助我更愛我的家人。」一旦我們向天主承認,有些事情應該照顧,但我們做不到,祂就會給我們指明方向。但是,就像希臘主義者一樣,我們需要告訴祂和其他人,我們處理不了這件事----這是謙卑。

2)我們的主要任務是什麼?我們不能放棄什麼?我們對教會和我們家庭最重要的貢獻是什麼?永遠不要放棄祈禱。如果我們失去了與天主的關係,我們就會變得更加分散、沮喪,沒有力量或智慧去愛那些需要我們的人。

3)我們可以指定誰來幫助我們?天主會揭示它的。如果我們尋求幫助,在祂的時間安排上,他會派人來:朋友、家人或堂區裡的人。在這一點上,你必須相信聖神。我們認為,如果我們按照祂的意願做我們該做的事,祂就會滿足我們的重要需要。也許一些人並不覺得自己被拉向多個方向,而實際上覺得有責任去幫助那些這樣做的人。如果你處於這種良好的境地,請傾聽聖神的呼召,讓你提升領導力。

我真正想建議的是,我們應該開始指派我們的孩子去完成某些任務。給他們一定的責任和義務,包括照顧他們的弟弟妹妹。我堅信,當人們年滿16歲時,他們應該拿到駕照,這樣他們就可以開始做雜事和幫助家庭,而不會偷懶或避免乘坐公交車。安排青少年做必要的家務,給祖父母打電話,或者照顧那些有發展障礙的人。讓小一點的孩子給你踩背按摩,幫你傳遞消息。

不要隨便任命人(「你清潔我的厠所!」)。就像早期的教會一樣,我們祈禱並尋找某些品質,然後裝備他們直到成功。

辛西婭Cynthia和她父親計劃好在三藩市過一個特別的夜晚,那時她12歲。這個約定他們已經計劃了幾個月:她在下午4:30與父親會面。父親會結束演講,在人們向他恭賀之前早點離開,然後去唐人街吃他們最喜歡的食物、買個紀念品、邊看燈邊散步,然後去看電影,回到酒店游泳,最後吃個雪糕甜品,看一場晚場表演。

但就在他們離開演講時,她的父親遇到了一位老朋友,能再次見面讓他們欣喜若狂!這位朋友邀請他共進晚餐,他說:「鮑勃Bob,見到你真是太好了。碼頭的晚餐聽起來不錯!」。辛西婭悲痛不已,她不喜歡吃海鮮,和陌生人共進晚餐會很無聊。最糟糕的是,她幾個月來一直期待的與她生命中的英雄在一起的夜晚被搞垮了。

但她父親繼續說,「但不是今晚。辛西婭和我有個特別的約會,不是嗎?」。他向她眨眼,抓住她的手,走了出去,享受了他們原來計劃好的夜晚, 那個他們需要的夜晚 ,天主為他們安排的夜晚。辛西婭後來說,她父親那天晚上的決定「把他和我永遠聯繫在一起,因為我知道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我!」(Essentialism, 133-134)

如果你是個爸爸或者媽媽,記住聖神賦予你的首要使命。在這個母親節週末,讓我們給我們的母親帶去喜樂和平安。

聖神不想讓我們做所有好事,這很好,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他想讓我們執行祂的使命,那是最好的,也只有我們才能做到。承認需求,專注於天主優先的事情,然後尋求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