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有東西完結了,會有新的東西活出來

Mar 29, 2020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我們大部分人現在都在經受著不同尋常的痛苦,我們有權了解發生了什麼!在人類層面上,一旦我們明確了這場危機將持續多久以及如何應對,我們就可以繼續前進!在更深層次的精神層面上,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了解自己的現狀和自己的問題。

感謝天主,今天的福音中有很多關於拉匝祿死而復活的答案。這就是主要的答案:耶穌允許我們體內的某些東西死亡,某些東西才能得以復活。去年12月,我分享過失敗是神父最深的恐懼,也正是我的恐懼。現在我們的堂區家庭在網上建立了聯繫,我有了新的恐懼,怕作為你們的牧者不夠盡職:我不知道如何在網上講道,我想做播客,但不知道它們是否行得通,等等。我現在明白了,耶穌希望我深埋心中的恐懼死去。我們很多人心中的恐懼都需要消除。

其他例子:在聖灰瞻禮,我們談論了我們是如何本能地、幾乎是潛意識地將周圍的問題歸咎於別人----這是必須去掉的想法。我們必須開始為自己的生活承擔更多責任。我們許多人都會承認我們懶惰,精神上游刃有餘,沒有最大限度地發揮我們的潛力---天主希望我們朝著勤奮的方向前進,做出貢獻。最後,我們很多人的世界觀正受到挑戰:我們認為重要和必要的東西會經不起這場危機的考驗。

一方面,了解耶穌在我們生活中的作為是非常令人安慰的;另一方面,我知道這對正在受苦的人來說可能是冷冰冰的安慰。每個人的痛苦是不同的,所以我不想低估任何人的痛苦。

讓我們看看經文中的四個元素,然後我們將以如何回應耶穌在我們生活中的工作來結束。

1)耶穌對我們的愛。經文說:「他們姊妹二人便派人到耶穌那裡說:「主啊! 你所愛的病了!」 耶穌在訪問耶路撒冷時,經常住在瑪爾大、瑪利亞和拉匝祿的家裡,所以他很自然地會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愛他們。但是拉匝祿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像徵性的。這是我們今天的前提:「耶穌愛你和我」。我們馬上就會得出結論。每當我們受傷、困惑、憤怒時,從這個前提開始,我們就會得出一個好的結論。但是當你的想法不是從這裡開始的時候要注意:注意你總是在一個更糟糕的地方結束。

2)耶穌在我們生活中的作為。 「耶穌素愛瑪爾大及她的妹妹和拉匝祿。當他聽說拉匝祿病了,仍在原地逗留了兩天。」耶穌愛我們----這是我們的前提。結論是,有時他會讓我們受苦。

好父母有時會允許他們的孩子受苦,這樣他們才能成長。你知道有些父母會一直盯著他們的孩子直到三十二歲嗎?這些孩子永遠長不大。他們的父母為他們做了一切,他們無法面對逆境。但誰能像這樣過一輩子,在生活中畏縮於每一個競爭對手,逃避每一個問題呢?

孩子們知道這一點。在某一時刻,他們會說,「讓我自己來做吧。我做得到。把那些訓練輪拿下來,讓我騎自行車吧!」。如果你看過第一部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電影和2012年的電影Lincoln 林肯,史蒂夫•羅傑斯Steve Rogers和總統之子都需要參軍,他們需要面對死亡才能拯救生命;他們與勸阻他們的人戰鬥,因為他們需要成長, 成為成年人。

儘管這對父母來說很難,但總有一段時間,我們需要為了孩子好,讓他們自己面對危險。

我在紐約的時候,一位神父教授辱罵我,像命令僕人一樣把我呼來喚去。我記得有個人說,「賈斯汀,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我是你,我會把他打趴下(當然是通過我們的主基督!)。我太生他的氣了,不能上去領聖體了。不管怎樣,在年底的時候,我請教另一位神父。可否不跟那位神父工作,他回應:「可以」,但他說我必須親自告訴這位神父。我本來不想面對那位神父,因為我很不舒服,但我必鬚麵對,對嗎?他也知道我必須這麼做。我做到了:我走到他跟前說:「神父,過去兩年你一直把我當垃圾對待,所以我辭職了。 」我不得不面對我生命中的怪物----那不是他,而是我對他的恐懼。我老早就應該這麼做了。

我們現在都必鬚麵對我們的恐懼、問題和不滿。耶穌不會用魔法把它們趕走,但會幫助我們克服它們。

3)我們受苦的屬靈目的。耶穌聽了便說:「這病不致於死,只是為彰顯天主的光榮,並為叫天主子因此受到光榮。」耶穌說,拉匝祿的死和復活有兩個原因:第一,聖父的榮耀,這是耶穌創造身體上奇蹟的時候。但是奇蹟有什麼意義呢?耶穌說:「為了你們,我喜歡我不在那裡,好叫你們相信。」

我們正在忍受的苦難應該加強我們的信仰,加強我們對天主的關注,因為它正在奪走我們通常依賴的東西,但這些東西是不會持久的。

第二,拉匝 祿位的死和復活使得耶穌得榮耀,這是當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發生的。拉匝祿的複活激怒了法利賽人,他們密謀要殺他。但是死在十字架上有什麼光榮呢?那就是我們看到天主對我們滿滿的愛的時候。他會不惜一切代價把我們帶回家。無論我們如何拒絕祂,祂都愛我們。

苦難揭示了一個人的身分,以及他們愛的程度。還記得維克多 Viktor Frankl的話嗎?在納粹集中營裡,有一些囚犯像一般人,只是盡力為了生存而活。有些人則像野獸一樣與納粹合作,出賣自己的同伴,以求私利。但是有些人克服了他們的痛苦,像天使一樣行動起來,穿過營地安慰別人,把他們最後的一塊麵包送出去。在天主的恩典下,我們現在有機會超越邪惡。人家傷害我們,我們寛恕;人家自私,我們給予;人家煩惱,我們微笑;有人在家感到憂愁,我們找人幫助他們。

4)拉匝祿復活的果實:經文沒有花太多時間在這些上面,如拉匝祿的身體是什麼樣子,他說了什麼,他感覺到了什麼,等等。這是因為奇蹟的要點是信仰:「那些來到瑪利亞那裡的猶太人,一看到耶穌所行的事,就有許多人信了他。」

一名男子曾告訴我,他有一群朋友,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非常開心,但他們總是罵人,醉酒。雖然他愛他們,但他們多年來一直對他產生不好的影響。直到有一次,其中一個朋友實在太過分,用言語侮辱他,這段友誼才結束。結束友誼是痛苦的,但它必須完結。之後才有了非常好的屬靈朋友,與他堂區的男人們建立了更有生命力的關係。

聖人們經常達到自己存在問題的相反的頂峰。聖伯多祿,他掙扎又搖擺不定、受苦,卻成為教會的磐石;聖奧斯定與慾望作鬥爭,卻繼續為天主有這樣一顆純潔的心;和聖方濟各St. Francis de Sales ,儘管他脾氣很大,最後成為溫和的聖人。找出最大的問題,再找出相反的美德是什麼; 這就是你的方向。今天,天主為我們提供了成為聖人的機會。

在我的一生中,我有過很多死亡經歷:
1)當我十九歲時接受天主的召喚獨身時,是我經歷的所有個人夢想的基本死亡;但那次復活是如此偉大:愛的自由,與耶穌的親密,是如此深切的幸福,以至我在擔任神職人員時只感到過一次孤獨。

2) 在羅馬,我拿到了教會法的學位;而我的學位卻是有關「受苦難」的。我要求離開時很擔心自己會看成一個失敗者。但是我選對了,我必須去除別人怎樣看我的那種擔心。回家很光榮。當我媽媽從機場接我時,我打開了電台,是講英語的,剛好在播放「YMCA」,我把音量開到最大!我其實不喜歡那首歌,但它聽起來太好聽了。但真正的複活是我回來後變得更強大了。我不再介意其他人怎麼看我;我還去除了自己的天真幼稚。我在那裡的教堂裡看到了太多不好的東西,我要為正確的事爭取。我想成為一名聖人,我沒有時間用來浪費。

那麼,我們怎麼回應呢?效仿聖瑪爾大的信仰吧。我們能做以下幾件事嗎:
1) 尋求幫助。
2) 聖瑪爾大知道耶穌本來就可以把她的兄弟從死亡中拯救出來,沒有抱怨過他;
3) 她知道耶穌仍然可以讓拉匝祿復活,但根據她的時間安排,她並不指望在那個時候會出現奇蹟。
4) 當耶穌問她是否相信他就是「復活」,意思是相信他就是「生命」時,她說:「是的!」相信耶穌的愛和為你的計劃吧。

讓我們假設這次病毒和社交距離再持續三個月。天主希望我們在七月一日在哪裡?他不僅想讓我們回到過去的樣子,他還想讓事情變得比以前更好。天主總是向前走的。

在我們的堂區,天主為我們的堂區願景賦予了四個要素:「聖體、聖人身份、像耶穌一樣的愛,以及宣揚祂」。三個月後,這是一個口號:「我希望我們更親密、更神聖、更堅強、更勇敢。」在聖體中,耶穌的意思是「更親密」,特別是在心裡;「更神聖」的意思是像聖人一樣;「更堅強」是因為「可愛的人」基本上不存在,因為愛的成長需要勇氣;「更勇敢」是因為傳福音總是意味著更大膽。

當我反思這些事實時,我可以說,「主啊,這仍然是痛苦的。但是,我現在明白多了。有了祢,我才能繼續往前走。」

必須先有東西完結了,才會有新的東西活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