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我們只能見到我們願意見到的

Mar 22, 2020
四旬期邀請我們登上一個探索和轉變的旅程:認識自己是誰和天主是誰;從睡眠中醒來;慢慢從看不見轉為看得見,從黑暗到光明。本週讓人眼界大開的讀經挑戰我們對自己誠實,對仁愛的天主誠實,我們必要以天主的眼光來看,而不是以自己的眼光來看,因為我們所看見的,或者我們怎樣看,都未必是真實的。很多時,我們只能見到我們願意見到的。


在 2017年,當成千上萬的敘利亞難民開始湧到多國的邊界和海岸線時,世界各國都大為震驚。人道組織稱之為「危機」,有些政客卻認為這是一個經濟負擔,甚至是一個討厭的負累。與此同時,大衆都被驚人的數字蒙蔽,而忘記了每一個數字,每一個百分點背後都是一個人;一個活著的、有呼吸的人。若非 2017 年在敘利亞爆發戰爭,這些人有很多方面都跟我們非常相似。「移民」或「難民」這些字眼雖然實際上是正確,卻剝奪了他們的人性:他們是父母和子女、朋友和敵人、學生和老師、乘客和司機、導演和演員、治療者和照顧者。在這裏我們有一個選擇:視他們為一個難題,或是視他們為自己本身;剝下層層的支離破碎,展現出他們人性的尊嚴。我們是否容許自己視他們為兄弟姊妹?更重要的是,我們視他們為主內光明的兒女,有如你我一樣嗎(參 弗 5:8)?


在讀經一,上主提醒撒慕爾,揀選時不要依據「他的容貌和他高大的身材 [⋯] 因為天主的看法與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撒前16:7)。撒慕爾和葉瑟的七個兒子見面的時候,他的挑戰就是要以天主的眼光來看,好讓他能在美好容貌和強壯體魄以外,看到那被藏起來的第八兒子 -- 達味的善良。同樣,很明顯葉瑟和他的大兒子們都不認為達味是有機會的候選人,故此叫他離家去放羊。撒慕爾見到這面色紅潤的少年, 便給達味傅油,「從那天起,上主的神便降臨於達味身上」(撒前 16:12,13) 。達味,這位被父兄輕易遺忘、謙遜安靜的牧羊人,才是天主揀選的。


在《若望福音》裏是另一個令人同樣眼界大開的故事。這個故事挑戰我們對失明和看得見的概念。當耶穌遇到一個生來瞎眼的人,令他回復視力,祂的門徒只留意的問題卻是,是誰的罪使他生來瞎眼,是他父母還是或他自己;而法利塞人質疑耶穌的權柄因為「他不遵守安息日」 (若 9:16)。沒有人去關注過這領受了偉大奇蹟的人的狀況。沒有人,尤其是法利塞人,會有興趣聽這個人對耶穌的見證。當他意圖以見證耶穌的權柄,來打開法利塞人的眼睛時,他們便把他趕出去。「這真奇怪!你們不知道祂是從那裡來的,祂卻開了我的眼睛。我們都曉得天主不俯聽罪人,只俯聽那恭敬天主,並承行他旨意的人。自古以來從未聽說:有人開了胎生瞎子的眼睛。這人若不是由天主來的,祂什麼也不能作」(若9:30-33)。這個人實話實說,沒有保留或恐懼。誰是失明人,誰是看得見的人呢?


很明顯,耶穌的門徒們和法利塞人都看不到事情的重心;又或許,他們故意對眼前的現實視而不見。耶穌給他們解釋,祂是「為了判別,纔到這世界上來,叫那些看不見的,看得見;叫那些看得見的,反而成為瞎子。」 (若 9:40)。在這星期和四旬期餘下的時間,讓我們虛心請求耶穌,恢復我們的視力使我們看得見自己的盲點:那些我們可能故意選擇去忽視的地方。讓我們以全新的目光,在所有與自己相遇的人當中,認出基督和「生活 ⋯要像光明之子一樣」(弗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