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體驗超越

Mar 08, 2020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你一天中什麼時候開始放鬆?是你下班的時候嗎?回到家裡嗎?換件更舒適的衣服嗎?開心地吃一頓嗎?世界上最令人放鬆的事情之一就是當我們開始度假,驅車上山的時候。今天的福音焦點在一次山頂的體驗上,教宗本篤十六世說,「山是讓人攀登的地方──不僅是向外的,而且是向內攀登的;它是從日常生活的負擔中釋放出來的,是純淨空氣的呼吸;它提供了對廣闊的創造及其美麗的看法;它讓人有一個內在的高峰可以站在上面,對造物主有一種直觀的感覺。每一天,當我們平靜下來時,聖父都希望我們在這超凡體驗中與祂相遇。大多數時候,我們忘記了祂比我們日常的問題重要,忘記了我們是被愛的,忘記了祂對我們的計劃,忘記了我們所渴望的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在今天的福音中,耶穌顯聖容是為要以五種方式指引我們與他超然相遇。

1)「耶穌帶著伯多祿,雅各伯和他的兄弟若望,單獨帶領他們上了一座高山。」聖經中提到的山總是發生重大事件的地方,通常是與天主相遇的地方:耶穌在山上講道,祂在那裡整夜祈禱;祂在那裡派遣門徒去傳報福音;祂也在在祂死前,在橄欖山祈禱,祂被釘死,也在山上。就像在「星球大戰」的影片一樣,每當你看到一行人走過時,你就知道會有特別的事情發生(例如:盧克被砍掉手臂,漢•索洛死了),所以,在聖經裡,每當你聽到一座山,你就知道有重要的事情正要發生。你知道耶路撒冷的聖殿建在山上嗎?這就是天主在禮儀中顯現自己的地方,我們稍後會再談到這一點。

2)「在他們面前變了容貌發光有如太陽,他的衣服潔白如光。」這意味著耶穌正在顯露祂的天主性。通常,人們看著耶穌時,他們看到的都是一個人,但是,在這短暫的一刻,三個門徒看到了耶穌身為天主的身份。祂的白色衣服也指向了超越, 在「默示錄」中,天堂裡的人都是穿著白衣的。

3)「忽然,梅瑟和厄里亞也顯現給他們,正在同耶穌談論。」梅瑟和厄里亞也指向了超越,因為有「奧妙」的事情圍繞著他們,猜測他們在即將到來的王國所擔任的角色」,所以,這兩個人不是指向此時此刻,而是指向未來。

4)「伯多祿就開口對耶穌說:『主啊! 我們在這裡真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裡搭三個帳棚:一個為你,一個為梅瑟,一個為厄里亞。』」在猶太禮儀日曆上,有一種被稱為「帳棚節」的慶祝活動,猶太人會在帳篷裡住上一周。這是他們為紀念被困在荒野四十年時曾經住在帳篷裡,也是他們最後如何住在帳篷裡的象徵。所以,聖伯多祿認為他們已經走到了人生的盡頭,得見超凡的東西。

5)「他還在說話的時候,忽有一片光耀的雲彩遮敝了他們,並且云中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從他!」在「舊約」中,在會幕上方盤旋的雲彩和落在西乃山上的雲彩是天主存在的跡象,所以現在,籠罩在耶穌身上的雲彩表明聖父的臨在, 祂是超越的。

那麼,耶穌為什麼要給伯多祿、雅各伯和若望這三個門徒這個超然的經歷呢?這是為了讓他們面對十字架的苦難做好準備。這三個門徒後來也會看到耶穌最脆弱的一面;當祂在山園祈禱時,會因恐懼而流出鮮血。同樣,耶穌總是帶我們上山,當我們下山回到我們生活上的問題時,可以正確地去面對。 

現在,我們正處於「熱愛禮儀」的季度中,今天我想試著解釋禮儀的超然本質,這樣你就可以知道天主每個主日想要做的一部分事情我們做的事情,尤其是加強我們面對痛苦時的能力。

1) 彌撒的大部分的語言都不會改變。為什麼?因為生活中的重要詞彙會變得穩定和儀式化。在二零一六年多倫多的一場棒球比賽中,加拿大男高音四重奏的一名成員改變了國歌的歌詞,引起了公憤,並迫使他們發表道歉聲明,並通知不讓這名歌手與他們一起演唱。為什麼?因為國歌真的很重要,重要的詞會被儀式化。這也是為什麼每個「週六夜現場節目Saturday Night Live」都是以一樣的介紹形式開始的;也是為什麼我們總是用同樣令人厭煩的旋律唱「生日快樂」歌的原因。如果你和愛人約會,終於鼓起勇氣說「我愛你」,而對方卻只回應說,「謝謝」,那你真完蛋了,我看連天主都救不了你──(只是開玩笑而已) 。對如此重要的詞語的儀式化回應應該是,「我也愛你!」所以,每當非天主教徒或我們的孩子問我們,「為什麼彌撒總是重複同樣的言語?答案應該是:「重要的詞語會被儀式化。而儀式化的話語是超越的。

避免這些詞失去意義的最好方法是:做好準備。下週,我們將討論準時參加彌撒的問題,這樣,我們就有時間刻意準備我們每次彌撒時所用的字眼了。

2) 彌撒,在許多方面,都是故意設計成看起來、聽起來和感覺上永恆的。這座教堂似是什麼時候建造的?很難說,因為這是一座相當古典的教堂設計。你看到那邊那座高大的「機場廣場Airport Square」大樓嗎?從任何角度看去都是七十年代的設計。你見過在Oak街和Cambie街之間夾四十一街那些漂亮的新公寓樓嗎?在我看來,幾十年後它將會過時。誠然,天主教中的某些事情會改變,這是好事,比如我們在傳福音時如何與人接觸,我們如何單獨祈禱,但最重要的道理,比如「天主是誰」、「耶穌為我們做了什麼」,以及「我們是誰」等,是不會改變的,而教堂的設計有助於我們感受到那份超越。世界上最貴、最強勁的車是 Bugatti Chron,售價三百萬美元,但產家故意沒有在裡面裝觸屏。什麼! 三百萬美元,沒有觸屏?這是因為設計師知道這款車五十年後會很特別,所以他們現在裝上的任何觸屏很快就會看起來變舊。如果你聽過讚頌和崇拜的音樂,你就會知道它的音樂聽起來非常古老,你可以辨認出哪些是九十年代的。這並不總是壞事。我喜歡讚「頌和崇拜 Praise and Worship」,它引導許多人皈向天主,我們應該利用它。但格里高利聖歌(Gregorian chan)或帕萊斯特里納聖歌(Palestrin)會永遠持續下去,如果你想要有置身天堂的感覺,那就听那種類型的音樂吧。

十字架的標誌至少有1900年的歷史,天主教徒和東正教基督徒永遠不會停止使用它。全世界都知道它是什麼意思,它被用在電影中,無論你走到哪裡,如果你使用它,你就會知道你是一個普世大家庭的一員。 「天主經」,「悔罪經」,「光榮頌」,「信經」,「聖、聖、聖」,都是古老的,因此傳達出生命中有比此時此刻更多的東西。我們慶祝彌撒的方式確實必須適應人們和文化,這樣彌撒的標誌才能清楚地表達出來,但還有另一個方面,我們必須適應彌撒,並意識到我應該學會安靜、虔誠和默想。

3) 某些標誌動作的設計是不平常的。正如我曾說過的,在這種文化中,用舌頭領受聖體的主要好處是沒有人會以這種方式吃其他食物。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之後,當天主教徒開始接受手領聖體時,一個意想不到的後果是,人們開始像對待普通食物一樣對待聖體;它不是普通的食物;耶穌確實存在於聖體中,所以「口領」這樣不尋常的跡象表明了一些特別的東西。用口領聖體的人並不比用手領聖體的人更有聖德,但這只是說明這是一種特殊的東西。

神職人員穿的祭衣也是如此。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什麼時候下跪呢?去公立學校看看他們什麼時候下跪──他們不會下跪,因為下跪是非常神聖的事情。
因此,彌撒有種特點:1. 彌撒中的語言因為重要而不會改動。2. 彌撒的語言不受時間限制。3. 彌撒中的標誌是不平常的。

二零零七年,正當我很期待開始一個為期兩週的假期時,早上七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媽媽給我留了個信息,讓我給她回電話。 「這聽起來不太好,」我想。所以我給她打了電話。 「怎麼了,媽媽?」「我們剛接到洛杉磯的電話,爸爸死於心力衰竭。現在你過得怎麼樣?」「我很好,…。您好嗎?」。 「嗯,我很震驚,我一直在為爸爸祈禱。」「好吧,媽媽,讓我先做彌撒,然後我就回家。」所以,我洗了個澡,哭了,然後走進祭衣房。當時我住在阿伯斯福的聖亞納教堂,與詹姆斯神父Fr. James Hughes 在一起, 我告訴他「我爸爸剛去世了。」他很和善,很有同情心,我們再沒有告訴其他人。

彌撒是最好的。我做了正確的事,做了我記憶中最重要的事,做一些我熟悉的事情是如此平靜:像平常一樣穿上祭衣、走進教堂、劃十字、悔罪禮、聆聽天主的聖言、神父的講道。然後準備祭台、聖祭禮儀、成聖體,當我們在領主詠中為亡者祈禱時,我可以為我父親默默祈禱,然後如常地領受耶穌的聖體聖血、派聖體,最後禮成。

我就是喜歡彌撒!是我悲傷時想去的地方,歡樂時也是想去的地方。可以把其他的東西都拿走,給我彌撒就夠了。這是我能給我爸爸的最好的禮物。
每一次參與彌撒,耶穌都邀請我們上山去與祂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