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防止堂區分裂

Jan 26, 2020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在聖安多尼堂,有一些事情可能會導致我們意見分歧:一些人認為我們不應該使用Alpha;一些人不希望我們把奉獻的百分之十捐給有需要的人;有些人不喜歡一個小時十五分鐘的彌撒;有些人不同意我們在道德問題上的立場,比如墮胎、談論大罪、酗酒等等;有些人甚至抱怨我的講道! (倒抽一口氣!)。

其實,當中一些分歧並不是很大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分歧意見;但我們總會有分裂的誘惑,至少,當我們對堂區做的事都不感興趣的時候。

耶穌希望我們堂區大家庭彼此團結。聖保祿在第二篇讀經中寫道:「因為,我的弟兄們,我由黑羅厄的家人聽說你們中發生了紛爭。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各自聲稱:我是屬保祿的,我是屬阿頗羅的,我是屬蓋法的,我是屬基督的。

在格林多的新基督徒正在分化,彼此爭執:一些人說他們跟隨聖保祿,因為他在公元51年建立了他們的教會;其他人跟隨阿頗羅,一個有才華的業馀傳教士;其他人跟隨「蓋法」,聖伯多祿的希臘名字,即第一任教宗;而其他人跟隨基督───沒有學者確切地確定這是指什麼派別,但主要是,他們是分裂的。

我們呢?我們是傳統天主教徒還是自由派天主教徒?進步的還是保守的?我們是參與還是不參與堂區活動的,也就是說我們是否不完全支持堂區的發展方向?

在這封寫給格林多人的書信的前四章中,聖保祿談到那些認為自己在靈修上是成熟的人,但實際上,他們才是分裂的根源。所以,為了讓我們在這裡團結成長,我們都需要成熟,包括我自己。

他說:「弟兄們,我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之名,求你們眾人言談一致,在你們中間不要有分裂,但要同心合意,全然相合。」

他稱他們為「兄弟姐妹,以軟化即將到來的強烈話語,並提醒他們和我們兄弟姐妹, 我們是一家人。他以「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名義, 是因為祂為我們而死;這一事實表明了我們的團結是多麼重要。

聖保祿希望我們「同心合意,全然相合。」怎樣呢?天主教徒擁有所謂的「有形可見的共融」:一個信仰,一個敬禮,一個維持。記住這一點最簡單的方法是:

  1. 我們有相同的信仰;
  2. 我們以相同的方式祈禱;
  3. 我們有相同的領導層。新教教徒之所以部分分離,是因為他們有不同的信仰,沒有聖事,也不遵循教會的等級制度。東正教基督徒有七件聖事,教義本質上與我們是相同的,但他們不服從教宗。


但這也影響到我們天主教徒。當我們中的一個人主日不參與彌撒而去參加體育活動時,這會損害我們的家庭團結,因為我們不再一起祈禱了。這不僅是冒犯天主的大罪,沒有與神聖家庭一起進餐,也是罪過。當我們中的一個人內心深處不相信教會的官方教義時,那就是違背團結的罪過。讓我們來解釋一下。

我們告解前的省察指引寫道,「我有拒絕相信教會的任何官方教誨嗎?說的是教誨,而不是實踐。我們不必完全同意教宗的每一個實際決定(比如他任命的主教) 的意見,或者像我們教堂的音樂一樣,或神父穿黑色祭衣(儘管我覺得我穿黑色很好看)。這是指:教會的官方教誨,比如主教是宗徒的繼任者───這並不是說他們是完美的。官方教誨包括墮胎、同性戀婚姻、體外受精等道德問題,而不是指堂區是否應該使用「啟發Alpha」 傳教。

「罪意味著拒絕相信,而不僅僅是「質疑」。質疑的意思是「嗯…。我不知道為什麼女人不能當神父。我接受了,但不知道為什麼。」許多天主教徒不知道原因,但相信教會的教誨───為什麼?因為他們已經弄清楚了天主教的本質,它分兩階段:

  1. 你相信耶穌是天主嗎?
  2. 你相信耶穌創立了天主教會嗎?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這兩個話題上做過很多次講道,用證據來肯定。如果我們相信這兩個觀點,我們自然會接受教會的官方教誨,因為耶穌給了第一任教宗給教誨下定義的能力,並保障教會不犯教義上的錯誤───這來自馬竇福音第十六章。

但是,如果我們不知道耶穌是不是天主,或者祂是否創立了教會,那麼我們不相信教會是合乎邏輯的。但我們許多人,從來沒有跟我們認真地談論過這些想法。我們糾結於墮胎等問題的道德問題,這一事實表明我們對這兩個問題中的一個並不確定。

罪,是有意識地說,「儘管知道耶穌是天主,知道祂創立了教會,我還是不相信這個或那個官方教義。但是,你可以問:「Fr. Justin,如果我不知道耶穌是否創立了教會呢?」那你必須開始去蒐集這些最重要的想法。

很抱歉,這可能讓你透不過氣,但我們最終還是必須要提到。我真心希望這能幫助你在神修和知識上共同成長!

另一方面,對於許多人來說,我們認為:「是的,很明顯耶穌就是天主。我知道祂創立了教會。所以,我相信她的官方教誨。」但是,教會的官方教誨是什麼?只要去看「天主教要理」就行了───那是我們肯定的指南。

相信教會的好處是:我們不僅根據聖經的教導,對耶穌有明確而堅定的信心,而且我們不必自己研究每一條教義。新教徒學習聖經和教會歷史,然後才能意識到耶穌在聖體中真正的臨在、耶穌任命司祭、瑪利亞是我們的母親等等。

當然,他們的優勢在於他們比我們更了解這些現實,這就是我們需要成長的地方。

有了教會的這種團結精神,我們在音樂、祈禱和我們的生活方式上仍然有多樣性,前提是不能有不道德的成分。即使有了這三個,教會也教導我們,我們首先仍然需要一種「有形可見的共融」,叫做愛(CCC815)。換句話說,即使我們信仰相同的東西,去領受聖事,跟隨主教,但如果我們是混蛋,那麼我們就會分裂。每當我們不好客、不耐煩、粗魯、自私、懶惰時,我們就損害了團結。如果我們晚上偷偷看色情節目,我們就會互相傷害,因為我們是一個靈性上的大家庭。

這就是天主教會的團結。但仍然有堂區層面的團結,因為每個堂區都是一個特殊的家庭,有著特殊的天賦和特殊的使命。例如,我們在這裡是:為了成為聖人[願景],這就是為什麼我試圖不斷地愛你們和挑戰你們。並不是每個天主教徒都會同意這種靈修的風格。我希望,如果你了解我們的堂區非常坦率地渴望成為聖人,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我們會把堂區百分之十的奉獻給有需要的人,為什麼我們的主日彌撒比較長,因為如果我們想要在慈善和愛心中成長,我們不能倉促地進行最重要的祈禱。如果我們要團結一致,我們需要同意這個堂區的願景,否則就會出現分裂。我們的看法未來可能會改變,但現在的「願景Vision」幫我們加以專注。

我們的「願景Vision」也叫我們「在任何情況下宣揚福音」。我意識到這把我們中許多人推出了我們的舒適區。我過去從來沒有這麼專注於傳福音,直到最近幾年我的心有了轉變。聖保祿今天說了一些有意義的話:「原來基督派遣我,不是為施洗,而是為宣傳福音,且不用巧妙的言辭,免得基督十字架失去效力。聖經學者指出,聖保祿並不是在貶低洗禮的重要性,而只是提醒我們,他的首要任務是宣講。幾十年來,我們天主教徒一直被告知,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愛人,成為聖潔的人,這對於傳福音來說就足夠了,這是不正確的。聖潔生活的見證是首要的,但還不夠;要以愛的方式;以一種適合我們每個人的方式。我很抱歉,如果所有這些關於傳福音的言論對你造成挑戰,但這就是耶穌對我們的要求我們做的。

一些人認為我們不應該使用「啟發Alpha」,因為它有一些神學上的錯誤,因為它是由聖公會創造的。事實是,「啟發Alpha」有一些神學上的錯誤,但絕大多數都同意天主教的教義。如果有更好的天主教版本,我們會用的。

那麼,我們為什麼要使用它呢?因為它對基督和其他信仰真理的呈現是如此引人入勝,能感化我們的心。今天,聖保祿談論耶穌十字架拯救的力量,「啟發Alpha」的視頻以一種非凡的方式做到了這一點。數以千計的不信教的天主教徒通過它皈依了宗教,成千上萬的人通過它成為了天主教徒。

聖巴西咯(St.Basil the Great)在四世紀時被問及他的學生:當有聖經和聖徒時,他們是否還應該閱讀有錯誤的非基督教作家的作品?他回答說:「這是我們…義不容辭的任務。要追根究底…。這是異教徒作家的美德剪影,“也就是非天主教作家。他想讓年輕人讀西塞羅、維吉爾、畢達哥拉斯Cicero, Virgil, Pythagoras。他沒有說我們不加批判地接受他們教授的一切,因為我們在尋找真理。身為天主教徒的一部分就是到處都可見美善,甚至在基督教圈子之外也是如此。這就是為什麼每個神學院都閱讀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儘管他的著作有誤;但是,在他的那些正確的思想上,他是獨一無二的。這就是教宗本篤十六世引用新教書籍和學者的原因。這就是我們應該使用「啟發課程」的原因。

「啟發課程」有其中一個錯誤,比如它如何解釋我們知道的聖經就是天主的話;啟發課程」視頻的主持人尼基岡貝爾(Nicky Gumbel)承認,他將自己的解釋過度簡化為:

  1. 聖經聲稱是天主的話;
  2. 它似乎是天主的話;
  3. 聖經被證明是天主的話。


但這不是天主教徒所信的,在歷史上看也不准確。一個更有說服力和更完整的說法是:耶穌是天主,祂建主了教會,我們知道聖經是天主的話解釋,是因為耶穌是天主,他創立了教會;而這個教會宣布,什麼書是由天主啟發的。這是有歷吏根據的。也就是說,「啟發課程」的這些錯誤都不會把我們引向罪惡。我們可以像容忍亞里士多德的錯誤一樣容忍它們,然後在「信仰學習Faith Studies和其他學習中加以糾正。

最後一點:我們的堂區被大量的年輕人所分裂,他們沒有遇到基督,沒有受到牧養,所以離開了。我原本沒有打算現在就宣布這個計劃,但天主在過去的九個月裡一直告訴我,我現在必須這麼做:我們需要聘請一位全職的青年牧民工作者。你們許多人一直告訴我要為我們的孩子著想。我請代禱事工的一百三十八名成員為這方面的意向祈禱。兩週後我已經得到答覆:我們必須現在開始進行。在幾個月內,我計劃要求每個人都做出犧牲和財政上的貢獻來支持這一項工作。這是我們家庭成長的更大背景的一部分。我們還需要雇傭其他人:有些招聘像這樣非常明顯,但其他的也是必要的───我會讓聖神在這方面指導我們。

凡事都要引導我們找到基督,祂是真理,並幫助我們像祂一樣去愛。幾年前,我不明白為什麼許多天主教徒關注維護生命,而忽略了幫助窮人。我知道墮胎是最重要的道德問題,因為墮胎殺死的人最多,但我看到這麼多天主教徒只生活在福音的一部分。有一天,我在和Br. Juniper 會士交談。向他訴說了關於這件事的挫折感。他是那麼善良,同時又很有邏輯性。他說,「好吧,看看我們方濟各會的會士,我們和窮人生活在一起,過著簡樸的生活,但我們也是百分之百的地維護生命,我們知道墮胎會是殺死最多的人的。

當我聽到這句話時,我的心終於改變了。這是一位天主教徒,他遵循教會的教義,帶著恩寵生活。如果我們追求真理和用愛活出信仰;如果我們信仰同樣的東西,作同樣的祈禱,有同樣的教會領導,那麼,我們就會與基督和彼此之間團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