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依撒意亞預見的新耶路撒冷

Jan 05, 2020
「耶路撒冷啊!起來炫耀罷!因你的光明已經來到,上主的榮耀已經照耀在你身上。舉起你的眼向四方觀望罷![萬民]都聚集來到你這裡」(依 60:1, 4)。

那是以色列面對滅亡的危機,四面楚歌的時刻。在北面,北以色列王國已經瓦解;在南面,耶路撒冷又被亞述王散乃黑黎布入侵。先知依撒意亞充滿希望的訊息,既讚揚耶路撒冷的光輝,又幢景美好的將來;對以色列人來說,這本來是鼓勵的說話,其實更像一個莫大的諷刺。然而,在歷史的光照和藉著回顧的幫助,今天我們才知道他的預言其實準確得令人難以置信。

在本主日的第一篇讀經,先知以像雷射般精準的目光來看未來,預見新耶路撒冷蒙受「上主的榮耀」(依 60:1)。耶路撒冷聖城已成過去,它在公元七十年被羅馬人攻陷、摧毀;按猶太歷史學家 Josephus,有百多萬居民被屠殺或因饑荒而死亡。但教會—新耶路撒冷—卻出現於世界歷史舞台上,把聖城延續下去, 但不是取代了它(CCC 756)。同樣地,耶路撒冷聖殿已成過去,它也被夷為平地,如耶穌所預言,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 (參 路 21:6)。聖殿既被摧毀,梅瑟法律規定的祭獻及亞郎司祭職,也無可避免地突然中斷了。然而,透過聖祭禮儀、以基督為中心的聖事及從伯多祿傳下來的聖秩職份,教會—新的耶路撒冷聖殿—接過了聖殿欽崇和聖化的神聖職務,並延續至今。

我們絕對不應該因為看見教會有時候會出現的「瑕疵...皺紋,或其他類似的缺陷」而震驚至目瞪口呆(弗 5:27)。我們這樣說並不是意圖輕輕抹過每次教會犯錯時所帶來的後果的嚴重性,和這些事情如何危害著伯多祿這條船(參閱路8:22-23)。如果說人生是一個讓我們學習及努力達致完善的過程,歷史便是一個讓教會—新耶路撒冷—進步並輾轉地日趨圓滿的過程。常被稱為聖城的教會,在經歷著煉淨;基督會使教會「成為聖潔和沒有污點的」(CCC 756, 弗 5:27)。「我們就是活石,要在此世形成一個屬神的殿宇」,直至天地更新,新耶路撒冷便會「從天上由天主那裡降下,就如一位裝飾好迎接自己丈夫的新娘」(CCC 756, 默 21:2)。

依撒意亞所預見的新耶路撒冷也是屬於天下萬民的:「萬民要奔赴你的光明...他們都聚集來到你這裡」(依 60:3-4)。儘管依撒意亞的預言對當代猶太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 因為他們排斥外邦人,認為他們是「不潔」的 - 但是它卻在至公的教會中得以圓滿實現。「至公」一詞最早由安提約基雅的聖依納爵(公元108年卒)首先使用,是普世及或天下萬民的意思。在第二篇讀經中,聖保祿在論及公教會這重要的特性時說,它是「藉著啟示,使我得知 ⋯ 的奧秘」(弗 3:2)。在這普世或至公的天國的奧秘中,「外邦人藉著福音在基督耶穌內與猶太人同為承繼人,同為一身,同為恩許的分享人」(弗 3:6)。

如此說來,我們便明白為何本主日的讀經以《瑪竇福音》三位賢士來朝的記載來結束。在多年準備、預言及期待之後;在漫長的分娩及產痛之後;歷史終於給人誕下了救世主,他是「一個嬰兒,裹著襁褓,躺在馬槽裡」(路 2:12)。祂會讓萬有修和,重歸於好:「無論是地上的,是天上的,都與自己重歸於好,因著他十字架的血立定了和平」(哥 1:20)。時候將到而且現在就是,拆毁所有屏障吧!除去一切仇恨和萬民之間的敵意吧!看啊!他們來了:來自東方和代表著外邦人的三位賢士;他們向新生王致敬,帶來了「禮物:黃金、乳香和沒藥」,明認著祂的王權、天主性和苦難;就如依撒意亞所預視的一樣 (瑪 2:11, Ignatius Catholic Study B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