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基督宗教的本質

Nov 24,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天主今天呼召我們明白信仰的大故事。換句話說,基督信仰的本質是什麼?我們將用一個非常實際的場景來回答這個問題,這個場景建立在多年關於我們與天主關係的討論, 以及自由意志和後果的現實的基礎之上。我們大多數人都準備好了。如果你今天是這裡的客人,歡迎你們。我希望你能跟我們大家一起發現它發人深省的一面,並且與我們的心產生共鳴。

我們之前討論過大罪的現實情況,它有三個條件:第一種嚴重錯誤是我們明知道是錯誤的,仍然主動地選擇去做。按照定義來講,如果我們選擇這個,我們就與天主分離了,並且,如果我們在這種狀態下死去,我們不是被送到地獄,而是選擇去地獄——天主只能批准這個選擇。

唯一可以修復我們與天主的關係的方法就是辦告解,因為當我們的靈性死亡時,我們需要別人在靈性上使我們復活,就像洗禮一樣。

理解這一點的最好方法是用婚姻來做類比。我認識一個四十多歲的丈夫,為了一個比更年輕的女人離開了家庭。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都極為痛苦,但他說他必須找到自己。

他們這段婚姻就完全破裂了。這就是現實中的選擇和後果。他犯了一些嚴重的錯誤,即使知道它是錯誤的,仍然選擇它。怎麼能修好呢?只有當他懺悔,如果妻子原諒他,他做補贖,重建信任和愛。

有這樣一個現實可能遇到的場景:假設我犯了大罪。我自主地選擇了地獄。但是,以天主的恩典,我想與衪修和。但在我去懺悔的路上,你們中的一個壞司機撞了我,我就死了。問:我是不是下地獄了?

繼續用上面的比方,假設我提到的那個丈夫想要向他的妻子道歉,決定去懺悔,但在路上被車撞死了。他和他妻子修和了嗎?

要回答這個假設,我們需要知道基督信仰故事的本質,在今天的福音中,我們看到了這個故事的概況。在福音中,有三種方式可以學到基督信仰的本質,它們都與「耶穌是誰」有關。

首先,你有沒有註意到三組人都以同樣的方式誘惑耶穌?他們都告訴他從十字架上下來拯救自己。 「民眾站著觀望。首領們嗤笑說:「別人,他救了;如果這人是天主的受傅者,被選者,就救他自己吧!」兵士也戲弄衪,前來把醋給衪遞上去, 說:『如果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吧!』… 懸掛著的兇犯中,有一個侮辱耶穌說:『你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吧!』」

通過誘惑他,他們找到了耶穌身份的根源:衪是天主嗎?人類總是以犧牲他人為代價來拯救自己。但耶穌是天主,天主是愛,愛給予,愛是為他人犧牲的。即使被邪惡包圍,衪也是愛--這證明了衪是天主。只有天主才會完全地愛那些不愛衪的人。

衪也通過走極端來證明衪對我們的愛的程度。衪本可以選擇其它的方式犠牲,但十字架表明了我們的價值。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和我。你知道自己有多珍貴嗎?

衪顯示了罪有多壞。我們對罪惡輕描淡寫,我們太天真了。我們沒有意識到通奸的破壞性有多大; 色情、婚外性行為和醉酒是多麼有害。他們嚴重地傷害了人類。

第二,「在衪上頭還有一塊用希臘文、拉丁及希伯來文字寫的罪狀牌:『這是猶太人的君王』」。

這是一種恥辱,一個赤身裸體並被處決的國王--誰會跟隨這樣一個國王?但衪沒有任何復仇的念頭就接受了。衪甚至為迫害他的人祈求寬恕,這個禱告改變了世界,「『父啊,寬赦他們吧! 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

但耶穌是一位君王:衪是宇宙之王;衪在十字架上統治,而不是在寶座上;他服務大眾,而不是被侍奉;沒有長袍,衪的裸體顯示了他的脆弱,實際上卻是力量,因為即使是裸體也無法阻止他的使命。衪是一個用愛統治的君王,並表明服從真理和善良是他的律法。

有兩個罪犯和衪一起被釘在十字架上。有一個譏笑衪,另一個卻責備衪說:」『你既然受同樣的刑罰, 連天主你都不怕嗎﹖這對我們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所受的,正配我們所行的;但是,這個人從未做過什麼不正當的事。 』 」關於對天主的恐懼已經寫了太多了。現代人不談論它,因為雖然它確實可能會被誤解而且有害,但確實,我們也洗淨了一切可能令人不快的東西。

還記得我說過一個朋友在晚餐時,根據他的宗教信仰,他不應該吃他點的食物嗎?我問,「那你為什麼要吃它?」「我認為天主理解我真的喜歡這種食物。」他理解的天主是一個隨傳隨到(Push-Over)的天主。那種天主永遠不會為我們而死,因為他根本不是認真的天主。

但天主是一位認真愛我們的父親,甚至派祂的獨生子來救我們。我們應該有一種健康的恐懼,害怕傷害我們的父親,害怕受到懲罰。聖希拉里St. Hilary)在公元三百多年時候,注意到聖經中關於敬畏主的三件事:

  1. 它必須是學來的,因為它不是一般的恐懼,比如對動物或痛苦的恐懼;
  2. 它存在於愛中,並通過對天主的順服來表現;
  3. 對天主的恐懼總是伴隨著祝福的。


這個罪犯,一般被稱為「好賊」,能夠認識到自己的罪的嚴重性,並承擔責任。他不找藉口:他說他受到了公正的宣判,他的行為是他應得的。
現在我們有了我們原來問題的答案。如果我犯了大罪,在懺悔的路上死了,我的罪就不會被赦免。我把自己和天主分開,然後死去,所以我永遠分開了--這就是自由和罪的現實,我們應該認真對待;我們只有一次生命。這是答案的第一部分。

如果我們能夠接受「現實」的這一真理,那麼現實的第二部分也將是有意義的。事實上,如果我們沒有了解第一部分,我們就不會了解第二部分。
現在,這是我們了解基督信仰本質的第三種方式。 「隨後說:『耶穌,當你來為王時,請你紀念我!』耶穌給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天你就要與我一同在樂園裡。』」這個「好賊」做了一個祈禱、宣示信仰、信任和希望的行為。他認出耶穌是誰,祂是天主,祂對罪是如此認真,以致祂為我們而死,並準備在最後一刻寬恕我們!耶穌揭示了衪是仁慈的君王,並向「好賊」保證天堂。

所以,如果我們犯了大罪,盡快去懺悔辦告解(修和聖事)。但是,與此同時,做出一個完全懺悔的行為,堅定的決心盡快去懺悔,因為這將恢復到一種恩寵的狀態,這意味著,它將恢復我們與天主的關係,並且,如果我在去懺悔的路上被你們中的一個壞司機撞了,我不會下地獄。 (CCC 1452; cf. CIC 916).
有兩個條件:

  1. 完全的懺悔行為。不完全的懺悔(下等痛悔)意味著我們很抱歉,因為我們害怕地獄,而完全的意思(上等痛悔)是我們為我們的罪感到抱歉,因為我們傷害了我們的父親。兩個都很好,但有一個更好。辛總主教Archbishop Sheen說,這就像一個說謊的孩子,然後說,「對不起,媽媽,我想我不能去野餐了。」而另一個跑到她的父母面前說,「對不起,傷害了你們,媽媽,爸爸!」請看屏幕上的禱文。

    Act of Contrition
    O my God, I am heartily sorry for having offended Thee, and I detest all my sins, because I dread the loss of heavne, and the pains of hell; but most of all because they offend Thee, my God, Who are all good and deserving of all my love. I firmly resolve, with the help of Thy grace, to confess my sins, to do penance, and to amend my life. Amen.

  2. 有盡快去辦告解的堅定意向。教會沒有具體規定一個時間段,但在我看來,一周內是合理的。很明顯, 我們必須拿出時間來。


如果我們做到這兩件事,我們就會處於恩寵的狀態。這是我在之前從來沒有教過的東西,因為存在被濫用的巨大風險。許多天主教徒聽到這個,然後從來不去辦告解,慷慨地領受聖體,從來沒有克服他們的罪。而且,每當他們帶著大罪領受聖體時,他們都會犯下另一種大罪,並使自己的心頑強。 。他們不了解故事的第一部分,所以第二部分對他們沒有用處。請記住:如果我們犯了大罪,我們仍然不領受聖體。

現在,我不能讀懂某人的靈魂,但在我看來,如果我們做了一個完美的懺悔的行為,然後不盡快去辦告解,我們就是在和天主玩遊戲,我們把我們的永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們又一次得罪了天主。

現在,一個公平的問題是:如果我們可以直接接受對大罪的寬恕,為什麼要去辦告解?答案是:如果你得了癌症,你是直接向天主祈禱還是去看醫生?兩者都是。同樣地,如果我們犯了大罪,我們是做了一個完美的懺悔的行為,還是去找一個靈性醫生?兩者都是。耶穌給了我們修和聖事,因為我們是肉身,需要肉身的寬恕標記。辦告解實際上幫我們成長,因為心理上是真實的;事實上當我們聽到了自己的罪過被大聲說出來,從而得到了耶穌的憐憫。
此外,教會教導我們,即使我們通過完全懺悔的行為恢復到聖寵,我們仍然不應該領受聖體,直到去辦告解。完全懺悔和辦告解這兩種行為應該在領受聖體之前先完成,在我看來,等待是彌補罪行的一種很好的懺悔方式。

我們大多數人已經遇到或確實遇到了跟我們基督信仰的大故事相關的這種實際場景。

在過去的三個月裡,我們一直在談論「為使命而被造 Made for Mission」。我們分享耶穌的使命,幫助人們認識這個故事。
用兩個例子來解釋它:

  • 使用婚姻的故事,因為根據聖經, 人與天主的關係被描述為婚姻,從而人們更理解這種關係。聖經是一個愛情的故事,是天主發給我們的情書。而我們和祂的婚姻,有時候即使破裂了仍可以修復!
  • 使用耶穌和「好賊」的故事:這解釋了罪是怎樣是真實存在的,耶穌是天主,祂為我們做了什麼,我們對祂是多麼寶貴,為什麼有時間限制,卻仍然有機會獲得憐憫。這就是基督信仰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