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服務的召喚

Nov 17,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知道為什麼我們總說自己很忙嗎?如果誠實點,我們不得不承認,儘管我們的日程安排很緊張,但我們仍然在浪費時間呢?一項調查發現,百分之七十的人承認在工作中浪費時間,主要是在花在社交媒體上,然後是網上購物,瀏覽旅遊,體育和娛樂網站,或者只是毫無目的地向上下滾動網頁。

我得承認我有浪費時間。每當我要做困難的事情,像寫講道時,我會首先完成我的待辦事項清單以外的其他所有事情。這就像你去辦公室時的那種感覺:「我不想工作。不如四處走走,跟每個人打個招呼。」有時我們藉著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來逃避困難,有時只是因為我們很懶。

第二篇讀經幫助我們了解教會的工作神學。公元五十年,聖保祿在希臘的塞薩洛尼卡建立了一個基督教社區。但是,這些新基督徒中的一些人對耶穌會再次來臨立持最終審判的想法感到困惑。因為相信祂很快就會來,他們乾脆停止工作,認為做下去沒有意義。聖保祿在他的第一封信中糾正了這一點,但不得不在他的第二封信中重複他的教導,這是我們今天所讀的。

他說:「你們自己原來知道應該怎樣效法我們 ,因為我們在你們中沒有閑,也沒有白吃過人的飯,而是黑夜白日辛苦勤勞地操作,免得加重你們任何人的負擔。

這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權利,而是為了以身作則,給你們立榜樣,叫你們效法我們;」我們從宗徒大事錄中知道,聖保祿是一個做帳篷的,並且用這職業來掙錢,同時傳揚福音!他本可以說他的工作是傳道,這是真的,但他向那時的他們和現在的我們展示了賺取食物而不給任何人帶來負擔是多麼重要。
聖保祿是一個像耶穌一樣的工人。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說耶穌是「一個有工作的人」。他的職業是什麼?就像他的養父聖約瑟, 是一位木工,。想想看:天主自己屬於「工作世界,他欣賞和尊重人類的工作。」這些直接打擊了我們的懶惰、拖延和藉口。耶穌說:「我的父親仍然在工作,而我在…工作。 『子 』自己不能做任何事,只能做他所看見『父』所做的事」。耶穌的福音是「工作的福音」。

所以聖保祿使工作成為一條命令:「並且當我們在你們那裏的時候,早已吩咐過你們:誰若不願意工作,就不應當吃飯。」天主教教理,在評論這條命令時說,「工作是一種責任」,因為我們是按照 創造的天主的肖像創造的,所以我們也被召喚去創造。

有這樣一個很吸引人的觀點:只有人類才能工作。動物不工作。 有時,動物表現得好像它們在工作,但它們實際上只是遵循它們的本能。海狸建水壩。它們這樣做只是因為它們是海狸,海狸就是建造水壩的。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他們不會想, 「我寧願和我的女朋友在墨西哥的海灘上。」
我們所說的工作指的是一種理性的活動,這就是為什麼要明確是人類的活動;我們可以選擇去工作!我們可以讚美天主給我們的恩賜,可以改善社會,也可以在我們的人性中成長!

一年半前我講過一件事,當我十七、八歲的時候,有過一次經歷,可以說是結合了很多種體驗。當時大約是午夜,我的兄弟們在UBC學習,我從列治文開車去接他們回家。在開車回家的路上,他們都睡著了,我突然有了一種責任感和保護感:「我最好安全駕駛,這樣我的兄弟們就不會出事了」。
我喜歡那種經歷:我是在工作,服務,並承擔責任。我想要更多這樣的經歷。經過深入的思考,我意識到我變得更有人情味,更像成年人了。工作和服務都是美麗的!他們讓我們變得更完美。

這就像我們在十月二十日說過的那樣: 如果我們能夠做出貢獻,但因為懶惰而選擇不做,我們就像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會感到無用和可悲。另一方面,當我們選擇盡我們最大的能力做出貢獻時,聖巴西略 (St. Basil the Great) 在評論今天的經文時說,一個人的勞動應該與他的力量成比例,是一種滿足的體驗。
不是每個人都能工作,有時是因為受到精神或身體上的限制,這不是罪過;當我們找不到工作時,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通過人的尊嚴,憑我們的接受能力,以及努力地找到工作來讚美天主。

最後,聖保祿說,「因為我們聽說你們中有些人生活在懶惰中,只是愛管閒事的人,不做任何工作。現在,我們在主耶穌基督裡命令和勸勉這些人靜靜地做他們的工作,並且自己謀生。」

懶惰與休息不同。正如我們在剛過去夏天所談到的,「休息」幫助我們達到讚美天主的最終目的;它使我們重新振作,讓我們享受他所賜給我們的美好事物。 「懶惰」意味著我們在逃避責任。

例如,有些人說在工作期間利用社交媒體來休息就像人們散步一樣。這只是部分事實,因為散步更有活力,而休息時用社交媒體只會打斷我們做好工作的注意力。

這裡我們學到一些東西。在過去的三個月裡,我們一直在談論「為使命而被造Made for Mission」,因為我們都是為服務而被造的,並且把人們帶回到天父面前。

1) 每個人都被召喚去服務。從家裡開始。在一些家庭中,父母之間的工作分配不均。有時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母親白天工作,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專業的工作,然後回家還要照顧孩子,而父親白天雖然也是勤勞, 但回到家裏却什麼都不做。他們的兒女兒也有樣學樣; 女孩們自然地幫助做家務,而男孩們就像一個年輕的Justin Huang,一個懶漢。我們都應該盡力去作出貢獻。

2) 讓孩子們去工作。對他們來說,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認識到錢來自工作,不是理所當然的權利。當然,工作應該與年齡相適應,不要讓你5歲的孩子去修剪草坪。在現實世界中,只有工作才能得到報酬,所以我們可以為他們的某些工作支付報酬,他們就可以學會明智地使用金錢,從而欣賞事物的價值。所以有一些父母開始認為給零用錢不是個好主意。孩子們可能只學會花零用錢,但不會感激它。

3) 在可能的情況下,每個人都被召喚為自己的堂區家庭服務。這是你的堂區和你的責任。雖然我們來參與彌撒覺得是自然應該的,這很重要,在經濟上做出貢獻,也是很重要的;天主同時也給了我們天賦和恩寵,就是為了服務!
我想到了Ante,他義務提供他的工具和經驗,幫助我們屋頂鑽孔排水。我想到了Kathy,她為我們做園藝;Sean,他給我們提供營銷/溝通建議;Aubrey,他準備把我的講道內容放到podcast播客上。我們的歌詠團大部分是青少年和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我喜歡看到Leo, Garvin, 和 Alex做攝影。我感謝每個人的服務,還有所有的無名英雄。

幾年前,我們的Faith Study領導者之一Alex Djauhari對領導一個信仰研究小組;最初他猶豫不決。改變他想法的是關於「死海Dead Sea」的理論。死海是地球上陸地上最低的海拔,大約低於海平面四百三十米。水只會流進來,永遠不會有水出來。那裡的鹽分太高了,任何植物或動物都不能在裡面存活。
生命就是這樣:如果我們在本該給予的時候 只去接受,那麼我們就會「死」。生命和成長的唯一方式就是服務。當Alex Djauhari聽到這點時,說服了自己領導Faith Study信仰研究課程。感謝天主!他是我們最好的領導者之一,已經領導了十四輪,幾乎在每節課上負責兩個小組。已經有一百多人從他的服務中受益。

我們應該朝向的目標之一是: 每個有能力的人都以一種方式具體地服務。我們必須改善我們的領導力,我希望每個人都考慮一下他們將來如何服務。有什麼方面你可以幫忙的嗎?你有沒有任何天賦或興趣可以幫助堂區實現它的願景?我邀請你分享服事天主和其他人的喜悅!這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其他人和他們的成長,也為了你自己的成長。

今天的堂堂通訊中有一些堂區小組正在邀請人們分享他們服務的喜悅!請快速看一下。為你可以服事的地方禱告。正確的決定可能不會立即到來,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聖教宗保祿二世寫的關於工作尊嚴的文章寫得太美了! 一九四零年,在蘇聯共產主義統治下,二十歲的他在波蘭被迫在一家採石場和一家淨水廠工作。他親身體會到了艱苦的工作是什麼樣子的。他還了解了其他工人的尊嚴,他們的家庭,生活狀況,以及他們作為人的價值。兩年後,他還在工作的時候就加入了地下神學院。

其中有一段非常美好的故事流傳到今天。在工作的時候,教宗也帶著書學習,準備成為一個聖潔的神父,而其他的工人,非常無私地說:「我們會替你把關的:你接著讀吧。」特別是在值夜班的時候。他們經常說:「你去休息一下,我們會留意的。」由於他們的慷慨和辛勤工作,他們讓那個年輕人接受培訓,並最終成為教宗。是他們通過自己的服務幫助了年輕人成長為真正的教宗。教宗才能在當時機成熟時,幫助推翻共產政權,解放了數百萬人。這就是當每個人都盡到自己的責任時會發生的事情。

天主召喚我們做類似的事情。我們由此變成像耶穌基督一樣,一個有工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