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治愈比想像中更容易

Oct 13, 2019
我認識一個人,他有很多問題:他與他最親密的關係、他的工作以及他的生活方向鬥争着。他什麼都抱怨:說天主沒有幫他,人們都是混蛋,政府都是白痴,他嘗試的一切都沒有起過作用。但當有人問他是否可以改變自己的哪些方面時,他拒絕回答。他向周遭寻找解決方案,卻不知道就在自己腳下。

我們都是這樣: 總想要尋找令人驚嘆的解決方案,却不理會天主給我們的簡單办法。我認識一個女人,原本是为了照顧父母和他們住在一起,却經常與他們爭吵。解決辦法就是搬出去。但是,在她看來,這似乎是不可能的。

很多男人都不幸的一直在與色情作品抗爭。甚至連根本不是基督徒的英國喜劇演員羅素·布蘭德(Russell Brand)都知道這對我們不好。但是當我给出治疗建議,让他们更多的參與平日彌撒从而改變世界觀和獲得靈性力量時,大多數人都不會去做。

不是天主提供的每一個解決方案都簡單,但有些是。我們拒絕主要是因為我們的驕傲。第一篇讀經是一個著名的舊約故事的一部分,關於治療患有麻風病的敘利亞人Naaman。這段讀經只有故事的結尾,所以讓我們從開頭說起:「阿蘭王的軍長納阿曼在他的主上面前,是個很受尊重愛戴的人,因為上主曾藉他使阿蘭人獲得勝利;這人雖英勇有為,無奈患了癩病(麻風)。」Naaman 納阿曼和我們一樣:充滿驕傲,但有著無法解決的問題。

解決方案來自哪裡?阿蘭人先前曾結隊出外劫掠,從以色列地擄來一個少女,這少女做了服侍納阿曼妻子的婢女;她對自己的主母說:「哎!如果我的主人去見撒瑪黎雅的先知,他一定會治好他的癩病。」

解決方案來自於一個敵人,一個年輕的在戰爭中被俘虜的以色列女孩,現在是納阿曼妻子的奴隸。但她仍然想幫助Naaman 納阿曼。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天主建議我們的治療方法常常不是來自我們喜歡的人群:比如不受尊敬得家庭成員,不相好的同事,甚至是我們处不好的神父。天主喜歡通過不完美的人,告訴我們真相!為什麼?因為祂想治愈我們的驕傲和增長我們的謙卑:我們會從我們不喜歡的人那裡接受解決方案嗎?假如我們放棄接受, 只會傷害到我們自己。請舉手看看你是否願意接受來自任何人的好的建議。

「於是阿蘭王打發納阿曼到以色列去醫治。猶太先知厄里叟聽到他的到來並邀請他見面。於是納阿曼帶著他的馬車來、停在厄里叟的家門口。厄里叟打發使者去見他,說,你去在約旦河裡洗七次,你的肉就必復原,你就潔淨了。納阿曼卻發怒走了,說,我原想他會出來見我,站在我面前,呼求上主他的天主的名,在患處揮動他的手,治好這癩病!大馬士革的阿巴納河和帕爾帕爾河,不比以色列所有的河水都好嗎﹖我不能在那裡洗得潔淨嗎﹖ 」他於是轉過車來,氣憤地走了。 」 納阿曼的反應是如此的人性:厄里叟甚至沒有親自與他見面,只是通過信使给了他處方───這冒犯了Naaman 乃縵的自尊心。解決辦法太簡單了:在約旦河中洗七次。真的就這樣嗎?沒有人用這種方法治好过。一定有別的辦法!

「他的僕人們前來對他說:『我父!如果先知吩咐你做一件難事,你豈不是也要做嗎﹖何況他只對你說:你去洗洗,就潔淨了呢!』」這就是聖父想讓我們知道的:醫治比我們想像的要簡單。解決的辦法就是(例如) 搬出去, 定期和父母一起度過一些晚上。解決辦法可能是去參加週末的夫婦懇談會, 開始了婚姻治療歷程。多花時間朝拜聖體, 辦告解, 見輔導員 或醫生。去找婚姻輔導員,去辦告解,跟朋友谈谈。我們只需要謙卑就可以解决困境。聖愛弗冷, St. Ephrem說,去約旦河的命令代表耶穌受洗的命令,因為是在約旦受洗的。患麻風病被指是罪,需要被洗禮沖走。

「納阿曼便下去,按照天主的人的話,在約旦河里浸了七次;他的肌肉就復了原,如同嬰兒的肌肉一樣,完全潔淨了。納阿曼於是同他的全體隨員,再回到天主的人那裡,站在他面前說:『現在我確實知道:全世界只在以色列有天主。現在,請你收下你僕人的禮物罷!』 」

在治愈之後,納阿曼承認了他犯的很多錯誤。

有七種大罪:驕傲,貪婪,嫉妒,憤怒,慾望,貪吃和懶惰。它們被稱為七罪宗,因為它們會导致其他的罪。哪個最差? ───驕傲,因為我們把自己當天主,自己決定對或錯, 背叛天主的計劃。納阿曼是如何消解的呢?他表達了感激。他承認天主的恩賜,不再崇拜假神。

以下是我們應該重點關注的三方面:
1) 聖事:聖體和告解是 天主給予光明和力量的圣事。我們所有人都因為罪而意志薄弱:我們看不清事物。例如,我們知道向別人報復是不好的。那我們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因為有時我們看不清楚,即使我們看得清楚,我們也是如此脆弱,以至一直在犯同樣的錯誤。但是如果我們用信德和愛德來領受聖體,並且想要得到幫助,我們就會得到幫助!

一個名叫Candace Vogler 坎迪斯·沃格勒的女生在孩提時代遭自己父親性虐待,並悲慘地被母親拋棄;这个完全不正常的家庭给她留下了嚴重的創傷,被夜驚和失眠折磨了30年。她在2016年成為天主教徒,並寫道:「能夠實實在在享受到聖事實踐的恩典,而不是在這個或那個地方,读经,祈禱,朝拜天主,是一種极大的祝福。我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地步。而我并不十分清楚其中的困難,可能永遠不會…。[但是] 我現在享受著一種我以前無法想像的平靜。我是我認識的最幸運的人。」

無可否認,這個故事多少是個奇蹟,当然還有其他因素,但它表明了聖事的力量。

每一個開始定期辦告解(修和聖事)和用信德領受聖體的人都會成長。我保證,如果我們定期和懷著信德接近聖事,我們就會成長,對一些人來說,這可能是治癒的方案。

此外,在座各位,如果我們是堂區家庭的一員,或者可能是一位客人,還沒有接受洗禮,你們可能需要考慮接受洗禮。我們將在一月份更多地討論洗禮。但是,在此期間,如果你有任何問題,請與李先生(Peter Lee)談談,他是我們的福傳主任。

2) 互相祈禱。天主給人的靈性恩賜之一是通过身体接触醫治。在啟發課程一般的的做法:我們以非常小的小組相互祈禱,如果有人不介意的話,我們把一隻手放在他們的肩膀上,然後為他祈禱。

當我參加 「體驗啟發課程會議(Experience Alpha Conference)」 時,與大多數非天主教基督徒在一起,他們是如此的願意為彼此祈禱,让我非常惊讶。有一天,某些人請求天主醫治,我們聚集在他們周圍,為他們祈禱。有一個人說,當我為他祈禱時,他感到過去的傷痛得到痊癒──相信我,那不是我!另一次,我非常疲憊,有一位牧師為我祈禱,令我感到非常安慰。李先生可能有治癒的天賦,有人告訴我,在他為她祈禱後,她覺得自己的脖子状况得到了改善;李先生告訴我,這種情況經常發生。我剛發現龔執事也可能有這種恩典。

在這個「為使命而生 Made For Mission」的季節裡,我們需要敞開心扉接受這份簡單的禮物。作为天主教徒我们可能覺得不習慣,但這是一個好的和神聖的祈禱類型。作為神父,我的夢想是,在幾年後,我們會很舒服地為治愈祈禱,把手放在彼此的身上。我希望我們可以有一些特別的療愈工作,可以在主日彌撒後進行。

3)  心理咨询。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大多數天主教徒都厭惡心理咨询師,因為會感到尷尬。他們喜歡去找神父,因為他們更信任我們,而且我們更便宜!但是你們中許多人都可以從一些專業的心理咨询中受益。在堂區通訊中,我們再次列出了本地天主教和基督教心理咨询師的名單,他們接受了教會關於人的教導。

麥克斯(Max Leal),我們這裡的一名教友,告訴我他聽了我的建議,去找心理咨询師,不再生他父親的氣了。另一些人通過了幾次Skype網上諮詢,一個 「我是誰Who Am I」的研討會,和周末的夫婦懇談會 (Marriage Encounter)中獲益!沒有人會想到我媽媽的一辈子的好朋友們,她们的婚姻都遇到過困難; Retrouvaille輔導 奇蹟似地挽救了他們的婚姻!

我們所有人都有傷痕;許多人都有創傷或精神疾病。但这些不能判斷我们是誰,不要讓它們讓你感到尷尬。

最近有人提醒我,作為領導我要第一位去嘗試。所以我將我是如何需要心理辅导的故事來結束。八年前,在羅馬的第二年,我感到疲于应对我的事情。由於我的骄傲和不安全感,我没有告訴任何人我的情況,所以我實際上希望我的身體病得厲害奌,被送到醫院休息幾個月。但是天主是如此的善良,他知道我需要靈性上和精神上的治療,所以他当时沒有給我想要的,而給了 我需要的。最後,我的情况變得更嚴重了,我只好向我的上級,現在的紅衣主教說:「我累壞了 (burnout)。」他非常好,只是聽著,然後說我應該去看梵蒂岡醫生。

所以我去看到了那位照顧教宗的醫生,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但沒有用! (哈哈!)。所以他讓我去看梵蒂岡的心理學家。這個專家有點幫助:每次他剛問我一個問題,自己就跳到另一個問題上,而且不停地說!過了一段时间,我想,「也許你才應該去看醫生!」但因此獲得兩個恩寵:1) 他正確地指出,我有三個根深蒂固, 永遠跟隨著我的問題;我必須進行處理──這讓我意識到自己重覆陷入同樣的陷阱。 2) 我很謙遜地接受了自己的問題,那真是最大的恩賜,我能夠開始調整我的生活了。
天主希望我們得到治愈,治愈從謙遜開始, 比我們想像的要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