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一個人的價值

Sep 15,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兩年前,我學到了一些關於男孩和女孩的有趣的差別。在學年結束時,我們向我們學校的一些工作人員告別,其中一些人已經在這裡超過十五年了。我們舉行了一次集會,孩子們圍成一個大圈,唱著歌,給站在中間的老師們送禮物。最後,一些女孩走到老師面前擁抱他們。 四至七年級的女孩都哭了。我對他們的成熟感到驚訝:他們意識到了什麼才是重要的:那些曾經為他們付出年華付出愛的人就要離開了,這是一個悲傷、感激和快樂的時刻。後來一些男孩走到我面前,毫無頭緒地說,「為什麼每個人都哭了?」我笑著說:「等你長大了,你就會明白了。」

有時我們不明白什麼是對我們最親近的人來說是重要的,因為拉丁語中友誼的本質是:Idem Velle atque idem nolle-──想要同樣的東西,棄絕同樣的東西。

你能想像你身邊的人不愛你所愛的是怎麼的感受嗎?例如,我們的朋友從來不想做我們想做的事。我們想談論我們的信仰,但我們的孩子沒有興趣。我們想,「我喜歡這個東西,但你不明白。」

一位妻子喜歡打掃房子,但丈夫不喜歡。有一次他們長途旅行晚上十時回到家裡;丈夫想洗個澡馬上上床睡覺;妻子郤把行李放好開始吸塵抺地,因為她覺得地方佈滿灰塵。丈夫說,「我們去了並不很久。」 但對妻子來說, 她覺得要這樣感覺心安,然後才能睡覺。

加強親密關係的一個重要方法是問對方:「為什麼這對你這麼重要?」對正在約會的情侶和已婚夫婦來說真是個好問題。

這是我們看待福音的一種方式:從對於天主什麼是最重要的角度來理解。 「眾稅吏和罪人都近前來要聽耶穌說話。法利賽人和文士都發怨言說,'這人歡迎罪人,與他們一同吃飯'。耶穌為我們所有人而來,當我們這些罪人轉向他時,他是非常高興的!但法利賽人不明白。所以他主動解釋他的快樂的原由。他講的三個比喻也適用於我們,因為我們沒有一個人完全理解天父的心。


  1.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留在曠野,去追回那失去的,直到找到呢?當他找到了它,他把它放在他的肩膀上,並歡欣鼓舞。當他回家的時候,他召集他的朋友和鄰居,對他們說,「和我一起歡喜吧,因為我已經找到了我丟失的羊」。

    是的,那是真的:當其中一個孩子病得很嚴重時,我們父母會把注意力轉向那個孩子直到他好起來。並不是我們不愛其他人,而是我們必須確保患病的孩子的沒事。我們願意為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這樣做,因為他們是我們的寶藏。我們希望我們的其他孩子最終能學會擁有同樣的心,也就是說,當他們的兄弟姐妹中的任何一個生病時,他們也會同樣關心。當那個孩子好了,痊癒了,你知道那種快樂和解脫的心境嗎?

    父母們,你們能更好地理解為什麼天父如此迫切地關心每個人的永恆得救嗎?當有人來到耶穌面前,相信他,改變他們的生活,進入他的家庭 ───教會時,你能理解他的喜樂嗎?對於我們這些沒有孩子的人,我們能不能試著了解一位父親和母親在這方面的心態?

    天主教基督徒外展組織的創始人Andre Regnier在評論這個比喻時,曾問一群神父,「失落的人,就是那些不認識耶穌的人──他們對你意味著什麼?」我們的家人和朋友不知道耶穌有多愛他們,我們的鄰居,以及我們在街上走過的那些人───他們對你意味著什麼?你知道他們對耶穌意味著什麼嗎?祂的一切所有"這就是這篇文章和今天的講道的意義所在。

    一個人的價值超過了整個物質宇宙的總和。為什麼?因為宇宙是有限的,靈魂是永恆的。而天父,耶穌和聖神已經付出了一切來拯救我們的靈魂。即使我們是世界上唯一的人,耶穌也會為我們而死。

    這就是為什麼耶穌說,「我告訴你們,天上為一個悔改的罪人歡喜,比為九十九個不需要悔改的義人歡喜更多。」慶祝是不成比例的,因為當我們回到天主面前時,天主的喜樂是不成比例的。

  2. 他在第二個比喻中重複了這個邏輯:「那個婦女,有十個『達瑪』,若遺失了一個『達瑪』,而不點上燈,打掃房屋,細心尋找,直到找著嗎﹖

    現在,學者們對銀幣的價值進行了爭論:一些人說它一文不值,這意味著天主甚至看重那些對我們來說毫無價值的東西;而另一些人則認為它可能是女人嫁妝的一部分(Daniel Mueggenborg,來跟我來,C年級,217)。這兩種解釋都行得通,因為關鍵是硬幣對她來說是有價值的!事實上,她會「點燃一盞燈,清掃房子,仔細搜尋」,這表明天主在尋找我們時的勤奮。耶穌再一次總結,「在天主的天使面前,為一個悔改的罪人而歡喜」。

    二零一五年,由馬特•達蒙(Matt Damon)主演的電影《火星人The Mars」描繪了一名困在火星上的宇航員,以及NASA和政府如何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來營救他。為什麼這種努力是可信的?因為我們直覺地知道,一個人永遠是寶貴的。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士兵有一個原則:不讓任何人掉隊,這在「黑鷹墜落」(Blackhawk Down)等電影中被戲劇化。如果有一名士兵失踪,受傷或死亡,軍方將冒著危及許多其他人的生命的危險來拯救他。

  3. 在第三個比喻中,有四個細節向我們展示了天主的喜悅的深度:

    1. 當浪子回家時,「父親對奴隸們說,『快,拿出一件最好的袍子給他穿上』」(路15:22),這件袍子代表恩典。換言之,我們在罪中失去的與天主的關係,現在通過洗禮喜樂地還給我們;
    2. 他們所慶祝的節日是彌撒的象徵;
    3. 哥哥聽到的「音樂和舞蹈是我們天主教信仰的象徵;
    4. 「他的父親看見了他,充滿了憐憫─── 「憐憫」這個詞翻譯成希伯來語,是指」母親的子宮和母親的照顧」,換句話說,天主愛我們,就像母親愛她的孩子一樣,也就是發自內心的。


    一位母親曾與我分享她對女兒的擔憂,並說,「我的前夫不明白。她是從我身上剝離出來的。這就是我如此關心她的原因。」對於男人來說,我們得從母親那裡學會很多關於天主慈悲的知識。聖若望保祿二世寫道,「男人- 即使他分享一切當父母的責任,總是『在』懷孕和嬰兒出生的過程之外;在許多方面,他必須從母親那裡學習自己的『父性』。」所以,我作為一個男人,當這位母親說這話的時候,開始對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關愛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加拿大,只有百分之二十九的虔誠的人積極地看待福傳。」, 但是,耶穌剛剛告訴我們,傳福音給了他不成比例的喜樂。這就是為什麼他讓我們傳福音。我們正處於「為使命而生(Made for Mission)」的季節,今天我們要慶祝福傳的恩賜。傳福音不是強迫人們相信,而是讓人知道天主正在尋找我們,派耶穌去執行一項使命───帶我們回家!記住,我們這裡的天主教徒沒有一個生來就是天主教徒。即使我們像嬰兒一樣受洗,也是別人給我們的禮物,我們想要分享這份禮物。這是非常積極的事情。

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一直告誡天主教徒,不要只擔心自己,而要分享喜悅,談論耶穌,並邀請人們認識他。這就是為什麼我牢記:在我的主日講道中考慮到: 在座的許多人都很了解耶穌,但也有一些人可能是剛接受信仰的新教友。我記得第一次去教堂是什麼的感覺,沒有人對我表示任何關心。大多數堂區一樣,從來沒有想過作為陌生人來參觀他們的堂區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們的福傳主任Peter Lee從小是佛教徒,但在二零零七年成為天主教徒。他說了一句非常有趣的話,表達了耶穌的心態:他想創造一個地方,讓我們那些不去教堂的朋友感到舒適。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家人超級熱情,我們會邀請朋友過來。如果我們知道我們的堂區歡迎非教會的人士來訪,我們會更樂意邀請人來。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慶祝「啟發」和「信仰研究」課程,因為這是人們遇到耶穌的不具威脅性的方式,讓我們有機會在準備好時對他做出回應。在十二月和一月,我們的下一季將被稱為「啟發文化」,在那裡我們學習啟發的七個最佳實踐,並將它們融入我們的堂區文化中;在那裡,我們將邀請家人和朋友參加聖誕彌撒,亨用免費煎餅早餐,然後是參加一月九日的Alpha。一項研究顯示,如果有人邀請,百分之八十二的人會來參加教堂活動。

這就是聖父的愛具體的實例。離開十年後又回到教堂的Natalie Ng,去年邀請了十個人參加聖誕彌撒,其中八個人來了。 Suzanne Scully,她在一九九九年成為天主教徒,然後在二零一五年成為一名門徒,她說她每個月會三至四次作出邀請,人們的反應都非常積極。她擁有天父的心,出去尋找人們,因為她知道遠離天主是什麼感覺。正因為Linus Wan通過條理清晰的解釋幫助Andrew Chau回恢復了信仰。

還有Barry Li。侭管Barry的父母都不是天主教徒,郤讓他 在香港唸天主教學校。他說他九歲時認識耶穌,三十歲才領洗。幾週前,當我問他帶了多少人來教堂,成為天主教徒,並做他們的代父時,他說,「七人。」太讓人吃驚了!。他還幫助了至少二十三個人回到天主身邊。

例如:他有一位朋友進教了,那位朋友的丈夫也因為Barry 的喜悅也進教了。又有一次,他邀請了一位愛爾蘭女士重返教會;她曾經有過一次不好的遭遇而心存愧疚離開了教會,Barry 說服了她,說她仍然是教會的一分子。又有一位朋友根本不想回應, 因為他感覺自己的基督教朋友給了他太大的壓力。但Barry 從不給人壓力,只是談論自己對耶穌的愛。當他問她願不願意領洗,她答應了。又有一位有學問的女士,本來已經成為基督教徒,後來一次到歐洲朝聖,接觸到天主教的傳統,覺得自己的信仰有些地方很不足; Barry 告訴她 天主教所有的一切都是以聖經為本的。她開始每晚為此祈禱,最終成為天主教徒。

當他的一個兄弟五十歲時得了癌症,Barry經常為他祈禱,而他的兄弟姐妹都因此關係更為緊密。有一次他兄弟罕有地跟他談了一整個小時,Barry問他有沒有想過領洗,他回答說,「我什麼都不懂。 」 Barry說: 「不要緊,你只要跟我們一起來教堂。」 Barry請了神父給他付洗,Barry三次問他願不願意領洗,然後給他付洗。 六個月以後,他的兄弟去世了。

他們的母親也在六十歲時成為天主教徒。 Barry一直都尊重他母親的傳統宗信念,但她有一次病重時,Barry 把她託付給聖母。等她病好了,當她要感謝聖母時,Barry建議她帶鮮花到教堂。自此以後她就定期參與彌撒。還有,她母親去世時,有一位朋友發覺他沒有預期的傷心難過,也想要這種喜悅,Barry告訴他這是耶穌帶來的。現在這位朋友成了一個比他更好的天主教徒!

從Barry身上, 我們可以學到四件事:

  1. 他說所有的都是由於耶穌,不是他自己; 他讓我給大家分享以光榮天主;
  2. 他唯一的功勞是信仰,從來沒有對耶穌懷疑過;
  3. Barry從來不給人壓力,因為沒有人喜歡被人强廹;
  4. 力量來自祈禱。


我們當中是否有人有這種福傳的特恩? 其實我們可以為此祈求。我們是否願意渴望其他人認識耶穌? 當人終於遇上耶穌時,我們會否為此而喜悅?

我們會否幫人尋找機會認識天主?

天父已經在召叫所有人回到祂跟前。天堂最大的喜樂便是我們其中一個迷途羔羊返回家中!

在天主眼中, 我們值多少?

祂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