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像耶穌一樣祈禱

Jul 28,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經驗告訴我們,祈禱最常見的四個絆腳石:

  1. 我們不知道如何祈禱。
  2. 我們沒什麼可說的了。 Tim Gray博士分享了一個故事,講的是當他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時,他說會在退修和青年團體中祈禱的,但他自己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想听天主說話,但都聽不到。他會請求天主幫助他做這個或那個,但在那之後,他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3. 很多人問,「我們怎樣知道: 什麼時候在和天主說話,什麼時候在和自己說話?」
  4. 我們從中什麼也得不到。


關於祈禱,福音給了我們一個的極好的教導。一開始:「耶穌在一個地方祈禱,停止以後,衪的一個門徒對祂說:『主,請教給我們祈禱,如同若翰教給了他的門徒一樣。』。聖路加記載,「耶穌在祈禱」比任何其他福音都要多:路加福音告訴我們,耶穌「耶穌(卻)退入荒野中去祈禱。」。聖馬竇福音記載耶穌受洗,天父的聲音從天上傳來,在聖路加福音記載,這是在他祈禱的時候發生的。在他選擇十二位門徒之前,只有聖路加告訴我們,耶穌「在這幾天,(耶穌)出去,上山祈禱;他徹夜向天主祈禱。」。

耶穌一直在熱切地祈禱。就像我們上周說的,我們很多人一直都在和天主交談,這很好,但還不夠深入。耶穌把專注的時間花在祈禱上,這是我們用來克服絆腳石的方法。

然後,福音說他是在「某個地方」禱告。我們在哪裡祈禱很重要!還記得聖路加是如何說耶穌去橄欖山的嗎?是「照往常一樣」。天主教要理說,「選擇 有利於祈禱的地方是不容忽視的。」。

Fr. Lucio說,他祈禱最喜愛的「熱點」就在那邊,在教堂的左邊,在柱子旁邊。當我十幾歲的時候,在家裡祈禱最好的地方是在我哥哥的床和我的床之間,那裡很舒適,我可以集中。 Fr. Pierre告訴我,朝拜聖體小堂讓人上癮,因為環境和人們都在祈禱,這鼓勵了他祈禱。

這就引出了福音的下一部分:「(耶穌)完成後,他的一個門徒對他說,『主啊,教我們禱告吧。』」耶穌的榜樣是如此鼓舞人心,使到一個門徒想要學習!你見過有人真正地祈禱嗎?他們在聊天,與一個人相遇。有人說聖德蘭修女,「人們只要看著她祈禱就著迷了。他們會坐在那裡,看著她真正進入這個境界。」 這就是耶穌今天所做的: 祂把我們引進祂自己的祈禱,對我們說: 「來學我一樣祈禱。」

然後他教導我們「天主經」。聖多馬斯 稱「天主經」是「最完美的祈禱」。為什麼?因為我們可以真正渴望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希望天主得到讚美和榮耀「願你的名受顯揚」,希望天主在我們的生活和整個世界中成為最優先「願你的國來臨」,不是想要我們自己的意願實現,而是照天主的計劃「願你的旨意奉行」,要求我們在物質上和精神上所需要的一切「我們日用的食糧」,請求寬恕,請求力量抵禦誘惑,保護我們免受撒旦和一切邪惡的傷害。我們需要和想要的一切都在這裡。

但「天主經」 也教導我們要以正確的順序祈求。我們經常會先為我們想要的東西祈禱,然後,我們記起,才讚美和祝福天主。但「天主經 」教導我們,我們應該要求的前三件事都是集中天主:「願你的名受願揚,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只有在那之後,我們才能專注自己。正如我之前告訴過你的: 總是要從「讚頌 」開始,因為這會讓我們走出自我,把我們從 自我、孤獨和沮喪中解救出來。

所有這一切都回答了「如何祈禱」這個的問題 (#1):像耶穌一樣騰出時間,選擇一個好的地方,遵循「天主經」的模式 和按照 順序向祂祈求。

但是當我們沒有什麼可以說的時候會怎樣? (#2) 學習用聖人們祈禱的方式 念「天主經」,專注於每一個詞的意思。聖大德蘭 (St. Teresa of Avila) 往往只停留在開頭的兩個單詞上:「Our Father我們的天父」,因為那裡的意義太豐富了。在聖馬竇福音的前四章中,天主被稱為「君王,創造者,救世主」,但從來沒有被稱為父親。但是,在第五章「山中聖訓」中,耶穌稱天主為父親十七次,這比整本舊約的總和還要多。順便說一句,所有這些有趣的事實都可以在 Formed 網上取得。

當我們意識到天主是我們的父親,我們與他的關係就不一樣了。我的一位朋友有一次告訴我: 有一位正在全職傳教的天主教徒。他常常與人談論「天主」,但從不稱他為「父親」---這說明了一些事情。這在很多基督徒身上都會發生:他們在天主的威嚴、超性和全能方面與天主聯繫在一起,這很好,也是必要的,但從來不談論他「父親」身份,也許是因為他們從未經歷過作為兒子或女兒而被愛過。

哦,順便說一句,這就是為什麼我從來不會允許在婚禮上唱“The Prayer”這首歌的原因!因為它一點都沒有提到過天主!如果我們只是向一種不知名的神秘力量祈禱,這有什麼意義呢?

以「天主經」 這樣的模式作為設計祈禱的 起點:當我們祈禱時,他們應該觸動我們的心靈和思想,這樣,我們就可以向天主求助。當我祈禱奉獻時,我的心和思想會因這些字詞的含義而被觸動,幫我轉向天父。

一旦我們看到公式化的祈禱是 起點,那麼彌撒中所有的祈禱都有更大的意義:「懺悔詞」是表達和感受悲傷的跳躍點,而「光榮頌」是讚美天主的起點。今日感恩經用為各樣意向第三式,是讚頌天主和感恩的起點。留意傾聽禱文的意思!慢下來,專注地念。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祈禱時 應該常帶著一本書。這將是一個起點。你永遠會有說不完的話,也不會有聽不到天主說的話。

現在,(#3)你怎麼知道: 那個時候你在和天主說話,那個時候你在和自己說話?答案是:感覺到 對方。就像你意識到你現在正在與某人交流一樣,當你祈禱並且 意識到天主的時候,你就是在祈禱。就像一般談話一樣。當耶穌正在和我們說話時,我們在做白日夢, (就像有些人現在跟我一樣),所以,我們需要重新再集中 向著祂。

最後,(#4)如果我們從祈禱中感覺什麼也得不到,那怎麼辦?我向你保證,如果我們真心去禱告,試著去愛天主,即使我們感覺不到,也會永遠結出果實。

一位智者曾經說過,即使一個鍋有一些裂縫,不能再裝滿水,但仍然要洗乾淨。所以,每當我們在信仰和愛中向天主祈求時,雖然感覺不到什麼,我們還是得到潔浄。就像吃蔬菜一樣,雖然感覺不到什麼,但仍然得到了滋養。

今天在彌撒中,如果我們注意到某人真的在祈禱(我希望我們都在祈禱,但有時我們會注意到某人愛得更有深度),讓那個人的祈禱成為我們的起點,提醒我們更好地祈禱,就像耶穌的榜樣激勵了一名門徒想要學習祈禱一樣。

我仍然記得,十一年前,有一個女人非常刻意地劃了一個十字聖號,她永遠是我用愛劃十字的榜樣。

去年,當紅衣主教 (Cardinal Robert Sarah)訪問加拿大時,在一座教堂演講之前,他向聖體前朝拜了一段長時間,許多人表示,他們發現這種祈禱比他的演講更感人。

最後,有一位朋友曾經告訴我,當他去克羅地亞Medjugorje的一座著名神殿時,他參加了一台彌撒,在那裡,他一生中第一次,每個人都在祈禱!他說和其他正在祈禱的人在一起是多麼啟發鼓舞,令他也開始祈禱了!讓我們都像他們一樣:「學耶穌一樣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