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在休息時復原

Jul 14, 2019
(本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讓我再解釋一下: 為什麼我們堂區剛剛開始了一個叫「安息夏日」,在這個季節,我們在天主內休息,慶祝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不單需要休息,而且,作為本堂神父,在這裡服務了五年之後,我看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同樣的問題。我們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有大量的靈修成長,我們為此讚美天主。我們的靈修生活、人際關係,在過程仍然中不斷重複同樣的問題,以致對我們精神和身體健康都有影響。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一直太忙了,沒有時間去療傷。所以我們需要放慢腳步,問耶穌要如何作治療。

今天的福音中慈善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 - 字面意思是,任何需要幫助的人都是我們的鄰人。我們教會的教父們都看到了一個更深層次的意義。根據經文,慈善的撒馬黎雅人不是我們,而是耶穌!躺在路邊的傷者是全人類。教宗本篤問:「難道不是人類。在整個歷史中被疏離,被虐待,被濫用?」 中世紀神學家說,比喻中有關那位受傷的人的兩個描述適用於整個人類:

  1. 說他被「剝去」;這意味著我們喪失了超性的恩典;
  2. 他「半死半活」,意味著我們在人性中受傷。我們與天父分離了,我們的人性破碎了。


從耶路撒冷到耶里哥的路,大約九個小時的路程,彎曲穿過群山,是盜賊埋伏之地; 正好象徵著生命旅程。司祭和路過的肋未人代表文化和宗教,單靠這些文化和宗教 對我們是沒有幫助的(這與我們的情況相似,因為我們經常尋求耶穌以外的幫助)。然後來了撒馬黎雅人,代表耶穌,他可以並且會幫助我們。我們應該記住,撒馬黎雅人被認為是不純正的猶太人,所以猶太人拒絕他們,甚至不願與他們交談(人類也通常這樣看待天主,把他看作一個我們不感興趣的外國人)。

但耶穌仍然來醫治我們。在傷處注上油與酒, 象徵著聖事的治愈能力;撒馬黎雅人把受傷的人放在坐騎上, 坐騎代表Fr. Justin,他必須承擔一千人,被人像野獸般驅趕(只是開玩笑!);客棧代表教會,耶穌在那里安排我們療傷,並提出在他回來時支付所有需要的開支。

這裡隱藏著一個真理:醫生通常在病人睡著的時候最容易進行治療。聖女小德蘭早在一八九五年就意識到了這一點:「為了進行手術,醫生讓病人入睡」。比喻中「半死半活」的人必須休息才能得到痊癒。撒馬黎雅人和他一起在客棧過夜,然後,第二天早上,他給了兩個銀幣,相當於兩天的工資,所以這個人大概要在那裡休息幾天。現在,想像那人說,「好了, 我得回去工作了。我有郵件要回复。麻煩你把我的手機遞給我吧?」。這就是我們很多人一年到頭都在做的事情:我們已經半死不活了,但我們仍然保持著很好的狀態,因為實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治愈需要謙遜和合作。承認我們受傷了,然後真正做點什麼,這需要謙虛。需要合作才能讓醫生治愈我們。

所以,讓我們現在一起謙虛承認:我們都有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耶穌想要在我們的生命中治愈什麼?第二個問題是:他想怎麼做?

今年夏天,耶穌希望我們休息。許多人去看一次醫生。或者找輔導員見他三次,便可以見效。我們大家都需要每週休見來得到幫助… 從哪裡呢? 朝拜聖體小堂。找一個靜修處,參加一個工作坊,辦一個妥當告解。如果我們拿出時間休息和療傷, 我們一定會有一個有前所未有 最好的夏天。

現在,這是今年夏天的禮物。這叫 「FORMED成長」。以下是介紹視頻。

我們提供「FORMED成長」是因為我們在夏天不會安排太多的活動。我們已經訂閱了兩個月,您可以免費通過我們堂區網站或座位小咭所示的資料。例如, 你可以聆聽包括有: 「在痛苦中 可以做的十五件事」,「憤怒和寬恕」,「堂堂男子漢」,「平息情緒風暴」,等等。

本週, 朝拜聖體時的小提示:使用正確的資源。我們小堂裡的書絕對是珍貴的,只能借閱!如果我們不知怎樣祈禱,那就拿起一本書,讓它引導你,因為聖神通過好書與我們說話。

或者, 當您使用 FORMED 時,請轉到「團體 Community」頁面,您將看到關於祈禱、朝拜和治療等一糸列良好的資源。你可以根據「禱告 Prayer」、「崇拜 Adoration」或「如何祈禱How to Pray」來搜索,並使用那裡的資源。

今年五月,我去了一次改變了我一生的避靜 - 這是我不會輕易說出來的。當我在去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 的飛機上祈禱時,我意識到我在欺騙天主:在退省時無論怎樣,我都會向他全神貫注,但當我回來時,我會給他時間祈禱,而我總是想著你們所有人和我的事工。所以,我把這些告訴了Trudy,我的靈修導師,說我擔心我會重複前三年同樣的錯誤。她說我以前曾提過這件事,所以我們決定把重點放在這件事上。

這是問題所在: 我知道我應該給天主所有的祈禱時間,應該多睡覺,因為這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我一直在犯同樣的錯誤,基本上自我成年以來都是這樣。我這麼做是因為我的思維方式:我腦子裡有太多的想法,說我必須更加努力,有些是好的,有些是扭曲的。

例如,我意識到,從十六歲開始,我就覺得我必須照顧別人。我記得在聖保祿堂 St. Paul Parish 負責青年小組,在離開之前我不得不和每個人說「再見」。我知道大家都沒事,我就可以休息了。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意願,但是要照顧一千零六十八個人是不可能的。

但後來我的腦子裡也出現了一些謊言。我不想成為一個世俗的,懶惰的神父,所以我拒絕任何看似放縱的事情,包括睡眠。如果我睡超過六個小時,我會感到內疚,因為我應該過著犧牲的生活,因為這是耶穌所做的。我不能忍受妥協,所以我走到了另一個極端。但更深層次的屬靈真理是,我們的犧牲必須符合天主的旨意。並不是每一個犧牲都是天主想要的,所以一個成熟的基督徒必須辨別 天主的旨意,天主的旨意總是正確的。

在退省時,每天,我都會花至少四個小時默默祈禱,每一小時一次,寫下我腦海中所有的謊言和扭曲,然後我會把它們帶去見 Trudy。我們一起祈禱:她會先用所謂的「覆蓋祈禱 covering prayer」先給我們來個保護,然後我會重複三次棄絕謊言,每次,她都會要求把謊言交於耶穌的神聖傷口。然後我們會停下來談論耶穌對我說的話。在經歷了每一個謊言之後,我終於感覺到自由了。

假如我沒有去退省,這不會奏效的,因為我太忙了,沒有時間處理所有的謊言。即使我有時間處理其中的五個,還有二十九個其他的謊言會讓我繼續做同樣的行為。我需要時間休息,讓醫生治我。這種靈修上的手術要經過六天的時間。

現在我和天主在一起的時間比以前多了,因為這就是我需要的-我已經把它放進了我的日程表中。我比前更容易入睡,我更愛天主,更渴望把我的一生全部給衪。我一向覺得對你們的時間不足; 但真理讓我釋懷。這個真理就是: 如果我做天主的旨意,會有四個好處:

  1. 當我跟你們交談時,我會給你更多的愛;
  2. 我對耶穌說:「主啊,如果我不能給他們更多的時間,你必須答應我,你會比我更好地照顧他們。」他說他會的;
  3. 現在,我會更加力地為你們祈禱;
  4. 因為我不會給你們那麼多的時間,所以你們都會以更成熟的方式成長,為你們的精神健康和成長承擔更大的責任。


每六個月離開一次,這樣七天的靜修,無論是時間、金錢,都非常值得,當然是我自己的花費。我希望你給耶穌同樣的時間和資源得到治愈。

耶穌在我們休息的時候最能治愈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