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聖體文化

Jun 23, 2019
幾個月前,有兩則不好的消息:


  1. 有人在網上銷售聖體。上面寫著:「真正由天主教神父祝聖的聖體!共有九個!德國製造! 署名“撒旦教 黑彌撒」。黑彌撒是一種崇拜魔鬼並嘲笑天主教彌撒的儀式。賣彌家聲稱是由一位參與秘密撒旦教的神父提供的---但這沒法得到證實,但其實我不感到驚訝,因為德國的教會已經一團糟了。德國的主教們自己也教導違背天主教教義的道理。

    有一項調查發現,百分之五十四的神父每年辦告解一次,而其中只有百分之五十八的人每天祈禱。這就好比有一支冰球隊,球員們從來不溜冰一樣!

  2. 在智利聖地亞哥,新任大主教拒絕向跪著領聖體的天主教徒送聖體。看看這段視頻。我們看不懂他的心思,但這種事以前在全世界都發生過。有些原因是: 神父希望人們保持一個共同的站立姿勢,也許是擔心天主教徒下跪會讓他們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教會指示是: 不應該拒絕人們下跪的。

    Raymond de Souza, 一位精明的加拿大評論員做了很好的觀察:「當教會習慣把其他優先事項放在聖體之前時,就有能力犯下多方面的罪」。然後,他引用教宗本篤十六世的話說,教會中的性虐待危機與忽視最重要的屬靈現實(如聖體)之間是有關聯的。


這兩起事件傳遞的信息是:天主教徒的文化,會影響所有的方面, 無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包括聖體等。當我在德國參加二零零五年世界青年日的時候,一位婦女在彌撒後走到我面前,因為我對我手上的聖體碎屑很小心:她建議我不要擔心讓碎屑會掉到地上!如果德國的天主教徒不祈禱,並想改變教會的教義,當主教們認為跪下是一個問題時,就會造成一種壞文化, 就會有一個瀕臨死亡的教會。

今天的福音中“增餅”的聖跡,向我們展示了一種健康的屬靈文化!對於早期的基督徒來說,充滿了細節,反映了 他們對彌撒慶祝活動。經上說:


  1. “群眾一知道,也跟隨衪去了衪 就 歡迎 他們,”學者們留意到,希臘文耶穌受到歡迎時, 用的也是同一個詞, 是一項在彌撒中呈現的美德。
  2. 耶穌“向群眾講論天主的國”(路9:11),然後餵飽他們。對於早期的基督徒來說,這意味著彌撒從單詞的Liturgy「禮儀」開始,然後轉向「聖祭禮儀」。
  3. 是誰提供了人們神奇食物?是天主。但是誰來分發呢?十二宗徒。因此,在彌撒期間,耶穌是聖體的源頭,但藉著神父來分發。
  4. 當耶穌說,「讓人們每組坐大約五十人,學者們認為這是指早期的教會,是在他們的家中慶祝彌撒,因為五十是他們家可以容納的人數。
  5. 經上說:「衪遂拿起那五個餅和兩條魚來,望著天, 祝福了,擘開遞給門徒,叫他們擺在群眾前。」。所有神學家都認識到這四個動詞是重要的,因為耶穌在最後的晚餐上也是這麼說的;每當我們看到這四個動詞時,我們就知道這是有關聖體的。這也是在彌撒中發生的:神父從奉獻面餅和酒的人手上拿起,然後祝福,擘開,並把它交給人們。
  6. “ 眾人吃了,也都飽了;把他們所剩的碎塊,收集了十二筐。 “碎塊”的意思是“碎片”,這就是早期基基督徒所說的聖體的碎塊,他們對此非常小心,不像我的德國朋友。


早期教會的彌撒是生活的中心。基督徒每個星期天都會聚集慶祝彌撒,我記得聽說過他們會在黎明前聚會,然後必須在此之後去工作;在羅馬世界裡是沒有周末的。

三零四年,北非的一群天主教徒因迪奧克利安皇帝的迫害而遭到圍捕和酷刑。一位年輕讀經員, 當人問他為什麼不服從皇帝的命令時說:「就好像在說: 沒有彌撒也可以成為基督徒,或者沒有基督徒的彌撒!」基督徒通過彌撒和彌撒在基督徒當中存在!兩者分是分不開的。 。 。

我們慶祝了光榮的集會。我們聚集在一起閱讀彌撒中上主的經文。他們的文化以聖體為中心,是如此健康,以至教會每十年增長百分之四十。

這裡是一段天主教聖體文化的視頻

文化是一個群體的習慣、規範、信念和基本假設。你們中有多少人早餐會吃米飯?但是,在加拿大,這不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你知道意大利人怎麼接電話嗎?他們說“Pronto”意思是“準備好了”很奇怪吧?在著名的Zappos在線公司,如果你是新員工,頭一天打著領帶上班,他們會在大門攔住你,除非它看起來很時髦請, 他們會要你拿掉你的領帶,因為他們有一種有趣的文化!

我們天主教徒也有自己的文化。我們怎麼開始祈禱?我們劃十字聖號。其他的基督教徒不會這麼做。在我們的教區,教友們會在教堂裡聊天嗎?這不是一種健康的文化。大多數天主教徒在講道時會感到無聊嗎?我們就是這樣的人。

除非我們是有意識地思考和行動,否則我們大多數人自然會順應文化。你知道我,作為你們的神父,正在積極地嘗試改變這裡的文化嗎?我們在這裡看到了一些令人驚訝的變化: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在這裡, 己經有五百四十多人參加了第一級的 信仰研究(FAITH STUDY)。啟發課程(ALPHA) 現在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我們籌建堂區中心的用語是什麼?這不是籌款, 是「為奉獻作出犧牲 (SACRIFICIAL GIVING)」。因為我們已經談論「虔誠的談話」已經三個星期了,文化正在改變中!

現在,我需要你們在兩個文化習慣方面的幫助:


  1. 每年的聖體主日,在拉丁語的意思是“基督的身體”,我們要提醒自己 以最謹慎的方式領聖體,因為是以聖體為中心[Vision]。現在,這已經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只有天主教徒可以領受,因為聖體是一個標誌,我們接受了洗禮,並與教會聯合。有時我們選擇不領受聖體,這不關別人的事,為什麼? 這可能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做好準備,例如, 我們在領聖體前一個小時前吃過東西, 或者我們犯了大罪, 或者說不能參與主日彌撒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問題。

    但我們有地方需要改善:我們領聖體的方式。我們的心需要作更好的準備。我們要記住我們正在領受耶穌。我們多麼幸福, 他為了我們犧牲讓我們可以與天父修和。我們用行動表達這種愛:不用一隻手拿聖體,領聖體時不走動,為耶穌準備一個王座。

    今天,我們慶祝第一次的聖體。我們的孩子 領聖體的方式 反映了很多關於我們的文化。讓我們先改進我們自己,教好並糾正他們。

    每一年 我都提到: 我個人喜歡口領聖體,不是因為它更好,而是因為它是一個更明確的跡象,表明一件特殊的事情。我們不會以這種方式吃其他的食物,所以我們領聖體提醒我們,這不是普通的食物;這對我們的孩子來說是一個強有力的榜樣。
    我注意到,幾乎所有選擇在高中、大學和之後 實踐信仰的年輕天主教徒,他們都對聖體的珍貴有一種感覺----我們一定要它成為我們文化的一部分。

  2. 我們將在下主日重開我們的朝拜聖體小堂,上主日我邀請每個人都報名參加每周朝拜聖體十五分鐘。我們已經討論了六個月了,討論了所有的靈修好處…。我看過只有二十四人登記了。我知道很多人都在想:「Fr. JUSTYIN,我知道,我已經每星期都去了,那麼簽名有什麼意義? 」關鍵是要改變文化。在聖體中說我們愛耶穌是一回​​事,承諾並公開它是另一回事。我們的團體只有在文化發展的時候才會成長。

    我需要看看,作為你的牧者,正常來說: 一周內來拜訪耶穌的情況。不要覺得有任何壓力!我只需要看看有誰支持 把以聖體作為我們文化的中心。

    這就是我想問的:如果你支持這一點,那麼請花兩分鐘時間在你的手機上到這個網站(stanthonyvan.weadorehim.com),註冊登記。


我們一開始談到了撒旦教的黑彌撒,所以讓我們以一個關於黑彌撒的故事來結束。 二零一四年,一些哈佛大學的學生在校長的允許下,在校園里安排了一場黑彌撒。當時的天主教徒作了回應。他們沒有單單說:「我相信, 我可以做什麼?」而是擁有共同的聖體的心思EUCHARISTIC HEART) , 呼籲舉行朝拜聖體,並在街道上游行。預定舉行黑彌撒的時間到了,很多的天主教徒聚集在聖保祿教堂,教堂內外都擠滿了人。因為這樣,在最後一刻,黑彌撒的組織取消了他們的褻瀆活動。

天主教徒少數卻強大的聖體文化克服了對耶穌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