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四個幫助你愛的人成長的方法

May 12,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 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 ,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A/N:我們每個人都有我們想改變的人,對嗎?做父母的,你們為孩子們祈禱,希望他們長大, 改善他們的行為。我們為家裡的人祈禱,希望他們能克服某些問題。做丈夫的,我們神父很清楚你們應該怎麼改變 - 我們怎麼知道?因為你們的妻子總是在告解中告訴我們。但有時我們感到沮喪, 因為有些人不打算改變。

今天的讀經給我們提供了兩種方法 來幫我們所愛的人成長。

第一種方法是用善牧的心 去愛他們。耶穌在提到他的羊時說,“他們永遠不會喪亡;誰也不能從我手中把他們奪去。”然後他又說他的羊是父賜給他的禮物,並說:“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裡把羊群奪去。”這兩個短句指的是牧羊人保護著羊不受邪惡的傷害。

你還記得善牧為他的羊做什麼嗎?他為他們獻出了自己的生命。耶穌說:“我是善牧: 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因此,父愛我,因為我捨掉我的性命,為再取回它來。”你看,我們希望其他人改變!我們甚至可能愛他們。但我們還沒有為他們獻出我們的生命。

這看來程度上不一樣。首先,當我們為人們獻出自己的生命時,這就是說: 我們對待他們 和 與他們交談的方式都不一樣。即使我們對他們感到沮喪, 我們也用愛看待他們。我們更有耐心,總是寬容,但從不以不公正的憤怒回應;我們可能會對他們所做的事情以憤怒來回應,但這要有真正的理由和正確的方式。

第二,大家都知道,我會為某些人獻出一些日子。如果我知道你的生日,我會發給你一封電子郵件,說那天我把我當天所有的祈禱、痛苦和犧牲都獻給你。這就是說我為你的益處獻上了我的祈禱,當我受苦的時候,我向天主奉獻我所需要的愛,讓我能很好地承受這種痛苦。例如,當你們在我講道的時候睡覺,那真是很氣人的,真的需要一定的耐心來忍受。又假如我指望有人來幫助我,但他們沒有出現 - 給我帶來的痛苦就更大,又需要更多的愛來原諒他們 - 我為你們的益處 獻出了那份愛。假設有一天忙了14小時,加上前一天晚上睡得不好,然後又再有人需要我幫助 - 這需要的愛就特別大,但這是寶貴的,對天主來說很有價值,我會為你去做,它會給你更多的恩典和幫助。

犧牲也一樣。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三,我們有50個男人為我們的妻子只吃麵包和喝清水 - 這需要一定的愛,我們願意為她們去做。但對我來說更難的是看到在冰箱裡有我愛吃的東西(比如 芒果布丁)和我不想吃的東西 (brussel sprouts 小捲心菜),那隻好選擇小捲心菜…。這都是為了你。

第三,一些人,比如聖莫尼加 (St Monica),為他所愛的人獻出了自己的一生。當她的兒子奧斯定 (Augustin) 成年時,過著荒淫的生活,背叛了他的妻子,背離了他的天主教信仰。他搭上了一個女人,在18歲時生了一個兒子,當他的父親臨終前,奧斯定責備他, 對他對母親不忠, 感到很憤怒。但正是因為他母親莫尼加所做的祈禱和犧牲,他才回頭。一位主教對她說,“別擔心,這麼多眼淚的兒子是不可能喪失的”15年後,奧斯定回歸信仰,接受洗禮,成為一名聖人,而且成為有史以來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用善牧的心去愛人,是幫助人的第一個方式。

2) 第二種方式,似乎與第一種方式大不相同,來自第一篇讀經,聖保祿和聖巴爾納伯 放棄了他們想要幫助的人!他們到了安提約基雅,在各猶太人會堂定期傳道。經上說:“猶太人一看見這麼眾多的人,就滿心嫉妒,反對保祿所講的,且加以辱罵。保祿和巴爾納伯卻放膽地說:「天主的聖道本來先應講給你們聽,但因你們拒而不受,並斷定自己不配得永生,看,我們就要轉向外邦人,因為主如此命我們說:『我已立你作為外邦人的光明,使你成為他們的救恩,直到地極。 』猶太人卻挑唆敬畏天主的貴婦和城中的要人,發動迫害保祿和巴爾納伯,把他們驅逐出境。二人就把腳上的塵土向他們拂下,往依科尼雍去了。”

宗徒們用愛向人們講道,希望他們有所改變,但由於人們拒絕、褻瀆並開始迫害他們,聖保祿和巴爾納伯離開了他們。他們聽從耶穌的命令:“無論何處不接待你們,或不聽從你們,你們就從那裡出去,拂去你們腳下的塵土,作為反對他們的證據。”對那些拒絕宗徒講道的人來說,拂去腳上的灰塵是一種象徵性的動作。

因此,當我們嘗試幫助他們, 改善或與人分享我們的信仰,如果他們拒絕,耶穌允許我們離開他們,有時我們應該這樣做。為什麼?為了給他們改變主意的自由。當我們不斷迫使成年人改變時,我們可能不自覺地剝奪了他們提出問題的自由,思考我們的建議,然後自由地接受。

信仰必須是自由選擇的,否則就不是信仰。我們決不能強迫人們相信。我們應該像愛人一樣傳福音、提出和作出邀請,但要意識到 他們對自由的需要。

顯然,聖保祿和巴爾納伯從未完全拋棄猶太人。雖然說他們要離開猶太人去向外邦人傳道,但在下一章中他們仍然去了猶太人的會堂!

善牧為他的羊捨棄生命,但讓他們有誤入歧途的自由。但當我們讓他們自由的時候,並不代表我們放棄了希望!我們的心仍然與他們聯在一起,並隨時準備歡迎他們回來!

這個原則, 我想到兩個例外:1)在工作上, 一般來說,當大家期望 遵循好的政策 以 取得成果 的時候,我們不能永遠等著別人來改進。當然,我們談論的是合理 和 好的期望,而不是任何不道德的東西。 2)我們的孩子。當我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因為他們還未成年,我們會為他們做好的決定。耶穌自己在福音中重申第四條誡命,就是應 孝敬父母。當我們 安穏地 生活在父母的家裡時,我們就要對他們服從和尊重。

V:上週,有人感謝我在我的講道中談到脆弱。這種脆弱是我們在“打破沉默”的這一季中努力建立的一部分。耶穌要我們所有人都變得脆弱,分享祂在我們心中所做的和已經做過的事,這樣我們就可以團結起來傳福音了。所以,讓我把我們今天談到的每一件事都集在一起,再次變得脆弱,並用愛來分享這個不容易的題目!

作為神父,最難的一件事就是看到一些人不把聖事(Sacrament) 當回事。通常是在受洗,堅振,初領聖體,婚配,聖誕節和復活節的時候。

馬倫神父(James Mallon) 在Divine Renovation Network網絡中指導我,他寫到了一次堅振聖事彌撒上一個可怕的時刻:“在我擔任主任神父的第二年,我實在做不下去了。我還記得那一刻。這是一個美妙的禮儀。主教出席了,所有的年輕人都和他們的家人、朋友和代父母一起出席了。在禮儀中,當候選人被介紹給主教時,主教要求他們起立, 與代父母之間對話。“這些候選人是不是忠實地加入了基督團體參與敬拜? ”所有的代父母都回答說:“是的,他們做到了! ”我真想大喊, “不,他們沒有!”。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也不在這裡!'然後,我被這事實深深地打動了,那就是禮儀本身就是一個讓人們公開站起來,在天主和教會面前撒謊的機會。

老實說,我們堂區的大多數孩子都不會每個主日實踐他們的信仰,也不會認真嘗試,他們會因為假期、足球、冰棍球等而錯過彌撒。 (我指的不是我們的孩子,他們剛在上週三領受堅振聖事)。神父知道,老師知道,父母知道,孩子們都知道: 每主日參與彌撒是天主十誡第三誡的一部分,我們在這一點上花了大量的時間解釋過:是感恩、敬拜、服從和犧牲的事。

如果我們不認真對待聖事,為什麼還要領受堅振呢?我說的不是那些真誠嘗試, 但失敗了, 然後去告解的人。我說的是那些不認真的人。我怎麼知道?因為當我們面試的時候,聽到的只是一個又一個的藉口。他們說,“好的,神父,我們會努力的。”問:如果一個人應該上班,卻曠工幾天,你該怎麼稱呼他?我們只能稱他是: 一個前僱員。真誠的人,會實際上道歉和思考,並作出決定,把它優先處理。

婚禮也是如此。教區內許多夫婦週五去辦告解,週六結婚,主日就不去彌撒了。婚禮並不是把耶穌對兩個人一起生活的奇妙召喚作焦點, 而只是關於照片和衣服 - 那隻應該是為招待會準備的。婚配聖事是一次神聖的祈禱。

對於聖洗聖事,我們要求父母承諾將自己的信仰傳遞給他們的孩子,每個主日參與彌撒,參加第一階段的信仰課程,但有些父母們已經發現,他們可以在洗禮前每個主日出現,然後,孩子領洗後,他們就不再回來了。

最痛苦的是聖體。看到一些人犯了褻瀆罪,我的心都碎了。褻瀆罪就是:我們把神聖的東西隨便地、不尊重地對待:犯大罪,冒犯了我所愛的,也傷害了他們自己。所以,如果在婚外有性行為,故意看色情片,喝醉酒,或者故意錯過主日彌撒,而去領受聖體,都嚴重地傷害了耶穌,是在撒謊。等於說: 我服從和愛耶穌,但並不是真的 - 這傷害了耶穌和我們自己。例如,如果一個丈夫對妻子不忠,他能回家和她做愛嗎?當然不能。那是個謊言。他必須先道歉,然後做出彌補,並承諾不再犯,就像我們在告解中所做的那樣。

我這樣提出 是希望我們成長。 我曾經對傷害耶穌和嘲弄聖事的人非常生氣。但是善牧教會了我:我必須為傷害他的人獻出我的生命。所以,我不再生他們的氣;我仍然為這罪過生氣,但不是生他們的氣。事實上,我現在為他們祈禱,當我看到他們的時候,我已經有意識地去愛他們。他們仍然有犯罪的自由,但是,我愛他們!我這樣提出來, 我們才能成長!

同時,我不會浪費精力去生氣,而是把精力放在更清晰的期望上:要領受聖事,我們必須已經辦了告解, 處於恩寵之中。如果我們準備領受聖洗、堅振或婚姻聖事,每個主日參與彌撒 - 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到。說那要求太高是對人們的侮辱。如果我們想成為代父母,那就去每週一次的主日彌撒,用你的奉獻信封讓我們知道你有參與彌撒,遵行教會的教誨,這樣我才能在證明你是天主教徒耶穌門徒的表格上籤上我的名字。

每個靈魂都要付出代價。幫助我們所愛的人是要付出代價的!我願意加入耶穌,付出這樣的代價:1)更愛人們;2)為他們祈禱、受苦和犧牲;3)為他們奉獻我的一生。善牧的心就是這樣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