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丙常年期第廿四主日:慈悲的天主

Sep 15, 2019
今日福音的三個比喻,被視為路加福音的心臟,突出了天主的慈悲。耶穌與稅吏和罪人來往,引起法利塞人和經師的不滿,認為罪人必須受到隔離,免玷污別人。其實所謂罪人,絕大部份並非窮凶極惡的人,而是指未能守聖潔法律的人,他們受到重視聖潔的猶太人杯葛,失去一般社交生活。耶穌以言以行表示天主對罪人寬恕的態度。三個比喻都講及失去東西:羊、錢幣、兒子,而主角都主動尋找,最後皆有失而復得的喜樂。

在亡羊的比喻中,迷途的羊通常是由於愚蠢或貪玩,離開牧人而流落曠野是死路一條。牧人對羊有深厚的情感,發現有羊迷失,必定出發找尋,好像老師帶學生旅行,發現少了一個,那有不拼命找尋,直到找到為止?找到後,牧人「高興的把羊放在肩上」,這是傳神溫馨的寫法。羊可能驚慌到或餓到不能動,路途既遠,牧人只好把羊放在最能負重的肩上;他並無一邊行一邊罵,而是「高興地」回來,請朋友與他一同歡樂。耶穌清楚表明,整個天上會因一亡羊歸來而喜樂,這與猶太傳統認為「天上因為罪人的被滅除而有大喜樂」剛好相反。

失錢比喻的重點明顯在那女人,而非在那錢幣身上。那時的房屋窗戶少,室內很昏黑,地上鋪了草,找尋失去的錢幣特別困難,但窮人不見了錢,是不會放棄找尋的;也有人認為十個錢幣是已婚婦女的頭飾,像今日的結婚戒指一樣重要,難怪婦人著急尋找。比喻的訊息是:天主不厭其煩地細心尋找罪人,顯出祂對罪人的關懷與耐心,及找到後那種莫名的喜悅。

第三個比喻被譽為路加福音最佳的比喻,亦可能是聖經最精彩的比喻。過去稱「蕩子的比喻」能使人把注意力只放在幼子身上,忘記父親才是主角,而長子在比喻中的重要性,並不比幼子低。比喻充滿柔情,使人覺得那父親不但慈悲,簡直是可愛!

幼子明顯地是自私的,只顧自己的享樂,完全不理父親的感受。父親還在便要求分家是大逆不道的,簡直當父親已死,傷透父親的心,只想著外面世界的美好,自己必須去闖闖,享受外面的自由與快樂。比喻中的父親非常了解年輕人的心理,知道他不會接受家長式的管制;愛的關係不能來自強制,只能出於自由的接納。慈悲的父親讓幼兒離去,希望愛情領他回來,果然柔情獲得勝利!艱苦的環境雖是幼子回頭的契機,連豬吃的豆莢也得不到,的確迫使他「捫心自問」,但父親慣常的柔情卻使他有力量與膽量回歸。倘若當日父親聲色俱厲的趕他出家門,可能幼子現在會絕望地結束自己的生命。幼子預先準備好的悔改內容有點無可奈何的勉強,父親歡迎他的真情才使他嘗到真正的喜樂。

父親在幼子還在遠處,「便動了憐憫的心」,主動的上前擁抱他,親吻他,不理會他預先準備好的講詞,反而恢復他原來的地位:衣服代表榮譽,戒指代表權力,鞋表示兒子的身份。父親不在乎財物的損失,還宰小牛慶祝。父親的憐憫寬恕,完全出乎幼子意料之外,他在幻想世界要得到的喜樂,竟然在回歸父家才經驗到,父親的柔情才是喜樂的泉源。

耶穌講這比喻,亦指著像長子一樣的法利塞人和經師而說的。長子同樣地是自私的,他的聽命是慣性的、表面的,並停留在物質的層次。弟弟的回歸把他壓抑著的自私顯露無遺。弟弟花光了錢竟得不到懲罰,父親恢復他兒子的地位將會分薄自己的家產;自己一向正直得不到獎賞,敗家子回來卻得到宰牛慶祝;他心中沒有弟弟的存在,只稱之為「你的兒子」,更醜化他說他與娼妓耗盡家財;心中輕視父親,只用「你」去稱呼。嫉妒使他不肯回家。

比喻的妙處是:父親其實失去兩個兒子,一個已回歸了,另一個父親仍充滿慈愛的等待著:「孩子!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比喻是以等待長子的回應結束,耶穌代天父向法利塞人和經師招手:「孩子,來吧!」

透過這個比喻,耶穌也向我們招手,不論我們是明顯地離開了天主的幼子,抑或是表面服從,其實是名存實亡的長子,祂都呼喚我們歸來。真正的喜樂並不在虛幻的花花世界裡,亦不在充滿妒忌、計較物質者的心中,而在天父的柔情裡。懂得慈悲憐憫的人,才真正了解來自天主的喜樂。